最快更新窥情窃爱最新章节!

    老蒋朋友是真看中我,不仅给我做了单独培训,还请专人给我制定了人设和一系列的推广方案。

    男人的心思,无非也就是那样,不过我身后有老蒋,而且我现在也不仅仅只是一个长得漂亮什么都不懂的乡下姑娘。

    我已经懂得如何保护自己,更懂得,有能力才能得到尊重,如我对老蒋说的,依附不是一辈子的事。

    一年,我在自己的努力下和公司的大力推广下,已拥有两百多万粉丝,为公司盈利七百多万,第二年,粉丝达到四百万,为公司盈利四千七百多万。

    我有钱了……他的家乡,我去的次数越来越少,不是我忘记他了,而是我没时间……

    拍不完的视频,接不完的广告,试不完的化妆品……

    “艾姐,之前谈的那个化妆品厂商已经把东西送到你公寓了。”助理刘坤和我说。

    “嗯。”我侧头看着车窗外,钢铁的建筑,穿梭的车辆,路边脚步冲冲的行人淡淡的应了声,“告诉他们28天后我会给他们答复。”

    “艾姐……”

    感觉到我那个欲言又止的小助理欲言又止,我转回头看他,“怎么了?”

    刘坤,才20岁,很年轻,长得很帅,不过我用他的原因不是因为帅,而是因为他名字里带了一个坤字……

    “你脸过敏还没全好,要不要等下个月再说。”他蹙眉看我。

    我笑了,犹豫了下刚想开口,眼角的余光忽的触到了一抹我熟悉的白。

    我眸微张,立马转回头看向车窗外,人行道上,是一株株开得正好的庙树……

    “艾姐,你看什么?”

    “……那树……”

    “哦,那是缅栀子,我们海南这一带很多。”

    “……”我们那也多……“夏天了呢。”

    “哈,艾姐你有时候说话好奇怪。”

    我也笑了,转回头看他,“就说我脸过敏有些严重,帮我跟公司请一个星期假。”

    “好!”

    “另外,给我订一张去芭提雅的机票。”

    “诶?!”

    “眼睛瞪那么大看我干嘛?不可能带你去啊。”

    “艾姐!”

    我笑着而别开头,继续看着沿路上那开得正好的缅栀子。

    ***

    八小时后,我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穿好带好潜水服,从甲板跳下。

    蓝色的海水,五颜六色海星,鱼从我身旁游过,细软的沙子,漂亮的珊瑚……我都看到了,亚桑……你说的海,你说的雪,我都看到了,飞机我也坐过了,你现在过得很好,真的很好,你呢?

    我一直流连到氧气瓶内的氧气快用光才舍得返回水面,因为每次潜水的时候,我总觉得他就在我身边……

    我喘息着在工作人员的帮忙下返回甲板,烈日很快就驱走我一身的寒气。

    潜水完返回酒店睡了一觉后,我七点起来换了衣服就准备出去了,刘坤跟屁虫一样跟着我。

    芭提雅的白天和晚上是颠倒的,白天冷冷清清,晚上热闹非凡,我带着刘坤吃完一路的小吃,就开始撵他,“小朋友,赶紧回去吧,姐要去红灯区,不想被美女拖到某个阴暗的角落就赶紧回去吧。”

    刘坤是第一次跟我来,不敢置信的看我,“你去红灯区干嘛?”

    “我去看拳赛。”其实我是要去黑市,不打算带他去。

    “我跟你一起去。”

    “……”定定的看他,而他居然目光的坚定的回视我,我无语了,“随你。”

    来到步行街已经快九点,热闹的不行,街道灯火通明,两旁沾满了穿着清凉浓妆艳抹的美女。

    跟在我身后的刘坤不断的被美女搭讪,他没被人拖一次,我就距离他远些一些,我是打算甩掉他的!

    “艾姐!艾姐等等我——艾姐——”

    他的声音有些惨,我没忍住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就见距离我十几米外的他被三个女人缠住,又是拉手又是拽衣服的。

    我一看这时机不错,刚准备脚底抹油,视线的余光里,拽着刘坤手的那个女人让我身体骤然僵住。

    长长的发,浓浓的装,清凉的米黄色小吊带白色的廉价短裙,侧脸笑起来唇角边那熟悉的小小的梨涡……

    我唇颤了颤,缓缓朝那个女人走过去,心跳越来越快。

    “艾姐!”刘坤叫我,声音好似隔着一个时空半缥缈。

    三个女人好似终于感觉到我存在,朝我看过来,我视线里却只有那个女人,和亚桑长得极像的长发女人!

    而她在看到我之后唇微张,眼睛睁得老大,她……认识我!

    我脚步快了起来,冲到她面前,伸手就拽住她的双臂,边上两个女人瞬的就往后退了两步。

    我看着她,唇张了又张,但后来紧涩得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没吐出一个字,到是那女人眼眶一下就湿了,“艾……依?”

    我只觉得膝盖一软,硬是没撑住的差点就跪在地上,还好边上的刘坤扶住我。

    “艾姐你怎么了?!”

    “亚桑……”我缓缓抬起头看她,“你是亚桑的姐姐?”

    她紧紧抿住唇点了点头,我哭着就笑了,“他还好吗?”

    千万不要告诉我,千万不要告诉我他……他……

    “他还好,在疗养院。”

    “……”

    坐在前往疗养院的车上,亚桑的姐姐和我说,三年多前,亚桑收了人家十万美元打一场必须输却又很真实的假拳。

    她本来不明白为什么本来就是为了躲避那些人的弟弟为什么走了又回来,甚至还答应了,直到总决赛的那天晚上,亚桑告诉他,如果他出事了,就把五万美元汇给我,然后把那条短信发给我,她才知道是为了什么。

    当时比赛结束的时候,亚桑受了很重的伤,各处骨折颅内出血昏迷不醒,所以他就按亚桑说的都做了。

    后来做了两次手术,人终于渐渐康复,但因为颅内血块压迫到神经受损,他双腿没办法动了。

    她会认出我,因为亚桑手机里有一张照片,是我睡着的,亚桑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总是看着那张照片发呆。

    她问他,为什么不去找我,他总是说,等他好了就去找,还问她,我漂亮吗?

    亚桑一直没有放弃,就在半年前,又做了一次手术,现在已经能站起来了,正在做复健。

    我看着坐在我身旁那个女人,那个之前站在步行街拉着刘坤手的女人,那个和我说着她弟弟的女人,我猛的低下头,泣不成声。

    他们都把最好的留给我……我是何等幸运……

    到疗养院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我眼泪已经流干,再哭不出来。

    亚桑的姐姐带着我往里走,我双手双脚又麻又抖,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刚才哭得太厉害导致的。

    去病房的路上我们遇上个护士,那护士先笑着和亚桑的姐姐打了招呼,然后看着我愣了愣,随即眼睛睁得老大,转眸看向亚桑姐姐用泰语说:“她是照片上的那个女孩!”

    亚桑姐姐笑着点头,那护士看起来很激动,“亚桑不在病房,在院里,我带你们去!”

    我连忙跟着那护士走,才出住院部没多会,我远远就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微微弓着腰,杵着拐杖椅绕着花坛艰难的走着。

    那熟悉的侧影,即便灯光昏暗,即便比以前瘦了那么多,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了……

    差点又没站稳,差点又没站稳,刘坤连忙扶住我,跟着那护士走。

    是感觉到有人走近,他停下,直起腰转头朝我们看过来,那护士笑着就喊,“亚桑,你看谁来看你了——”

    他视线在落在我身上的时候,笑僵住,那小小的梨涡也僵在唇角边。

    眼泪又决堤涌出,看着那张清瘦的脸,轻轻甩开刘坤扶着我的手朝他走过去。

    他看着我,眼睛红红的,但唇边的笑却从僵硬变得柔和,“你看起来很好。”

    “你——你、你是傻子吗?”我不该骂他的,但是我忍不住!

    “呵——”他轻轻的笑。

    “你还笑!你的命就只值十万美金吗?!”

    他笑不下去了,目光变得有些无措,微微垂下眸,“对不起……”

    我唇一瘪,再说不出话来,伸手一把抱住他,“有什么用……对不起有什么用……你知道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吗……”

    “阿依……我、我只是想等好了再去找你……”

    “好了再来找我是一直关机吗?”你是不想拖累我吧!

    “……对不起……”

    我抱着他的手紧了紧,“既然觉得对不起我,就跟我回去。”

    “回去?”

    “对!回去!”我缓缓松开手,抬起头看他,“你为我折了翼,应该由我来帮你来找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