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幸好我已不爱你最新章节!

    说真的,那一刻她心里是惊喜的,然而听到他后半句话,就又迅速冷静了下来。

    她心里很清楚,应如约想要娶她,只是为了负责。

    没有感情的婚姻经不起任何推敲,夏桑榆虽然喜欢他,但也忍受不了自己下半辈子都和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在一起,所以她还是摇了头的:“……打掉吧,反正也是意外得来的孩子,爹娘都不爱,留着也没意思。”

    应如约静静地看着她,她低着头,眼眶在一点点变红,到最后滚落下了两滴眼泪,他叹了口气,上前将她拥抱住:“留下吧,我爱他。”

    那是他的孩子,他怎么舍得不要?

    夏桑榆看着他,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的温柔使得她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应如约像是不想给自己和她任何反悔的机会,当即拉着她到民政局领证,两个小时后,两本红红的结婚证便摆在了他们面前。

    夏桑榆全程是懵着的,一时半会还没能接受自己竟然在短短两个小时里,从单身大学生变成已婚孕妇。

    应如约双手握着她的肩膀,眼神分外真诚:“我承认我现在还不够爱你,但是我保证,从这一刻起,我的身和心,都会完全忠诚于你。”

    夏桑榆咬住了唇,天边暮色渐深,他的眼睛里仿佛有星辰,闪闪发亮。

    情绪膨胀到一定程度,她控制不住泪水滚落:“应如约,我喜欢你。”

    “从第一次见面,我就对你一见钟情,我现在心里甚至在卑鄙地窃喜,窃喜我们有那一夜,现在我才能嫁给你。”

    应如约忽然一笑,帮她擦去泪水:“喜欢我为什么要哭?别哭了,嫁给我的第一天就哭,会让我觉得我这个丈夫很失败。”

    夏桑榆用力摇头:“不,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在她心里,他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

    这天后,夏桑榆就搬到了应如约的家里,开始他们的夫妻生活。

    因为她怀孕,应如约至此后尽量不上夜班,尽可能把更多的时间用来陪她。他还会下厨,每天早上上班前将汤炖好,她醒了就能喝。

    夏桑榆怀孕三个月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下,虽然是有惊无险,但应如约却被吓得不轻,特意雇了两个保姆照顾他,唯恐她再出什么意外。

    他体贴入微,是个无可挑剔的好丈夫和好爸爸,而且夏桑榆还能感觉到,他对她的感情从一开始的责任,慢慢转变成喜欢。

    就比如,午后她窝在沙发上看书,无意间抬起头,会撞上他不知道注视了她多久的目光;平时生活中,他还会有意无意地碰触她的身体,甚至有几次情难自禁地吻她;更让她哭笑不得的,是他竟然还会吃她和学长的醋……

    他能喜欢她,她好高兴。

    *

    几个月后的一天,夏桑榆和应如约在逛街时,遇到了一男一女。

    这对男女好像是夫妻,亲密地牵手,偶尔的对视也满是爱意。

    夏桑榆不认识他们,但见身旁的丈夫神情有些复杂,不禁猜测:“她,就是你以前喜欢的那个人?”

    应如约跟她说过,他这么多年只喜欢过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已经是别人的妻子,所以她猜应该是这位。

    应如约也没有否认,收回目光,将她的手握住,低声说:“是她让我变成现在这个应如约,如果没有她,我可能会永远倒在十五岁那年。”

    “那我应该去谢谢她,谢谢她让你变得这么好,让我捡了大便宜。”夏桑榆冲着她调皮地眨眨眼,应如约也笑了开来:“回家吧,我给你做你爱吃的红烧茄子。”

    “好啊。”

    走了很远一段路,应如约回头看了眼容蓉的方向,他想,他应该是彻底把她放下了,所以乍然碰见,才会有恍若隔世的错觉。

    喜欢她,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

    而这辈子,他只爱此刻被他牵着手的女人。

    *

    夏桑榆怀孕八个多月时,检查出可能会早产,应如约便安排她住在了医院。

    某天早上,她上厕所时,忽然感觉肚子很疼,忍不住喊了应如约,应如约一看她的样子,脸色一变,当即将她横抱起来冲向产房,一边跑一边喊医生,声音都是颤抖的。

    可能是四个月时摔了一跤的缘故,夏桑榆的胎盘不正,生产时一度难产,甚至有了大出血的迹象,当时应如约也在手术室内,看着脸色苍白的夏桑榆,他的心脏像被一只手捏紧似的,疼得抽搐。

    “刘医生,你一定要救我的妻子,如果万不得已,孩子我们可以不要,但是她一定要没事。”

    夏桑榆意识不清时听到了这句话,想起当初他会提出娶她,是为了孩子,现在他却能为了她放弃孩子……无力开口,她只能虚虚地握住他的手,但心里已经有了更坚定的念头,就算是为了他,她也会坚持到底。

    好在最后有惊无险,母女平安,护士将女儿交给应如约的时候,这个大男人竟然红了眼眶,蹲到夏桑榆的床前告诉她:“桑榆,我们的女儿很健康。”

    夏桑榆虚弱地弯起嘴角,用手碰了碰孩子的脸,然后顺势抬起捧住应如约的脸,轻轻地告诉他:“如约,我爱你。”

    应如约低头在她眉心落下一吻:“我早就爱上你了。”

    *

    夏桑榆出月子那天,应如约将她的眼睛蒙上,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她被他带上车,好像兜兜转转了很远,她忍不住笑问:“如约,你要带我去哪里?”

    应如约只笑不语。

    再过一段时间,他们才下车,夏桑榆能感觉到这里大概是郊外,春风吹拂过带来阵阵花香,也送来她的丈夫温柔的话语:“可以看了。”

    夏桑榆连忙将眼睛上的布条解开,眼前是青山绿水和蓝天白云,以及一个布置得如梦如幻的婚礼现场,成百上千个气球在她睁开眼的刹那被放飞,其中一个最大的气球在半空中爆炸开来,玫瑰花瓣飘飘洒洒,美不胜收。

    不只是场地布置,现场还来了很多人,有她的亲朋好友,也有他的亲朋好友,他们都含笑看着他们。

    夏桑榆又惊又喜,回头去看应如约:“这……”

    应如约走到她的面前,微笑着半跪在地:“我没有忘记,我还欠你一个婚礼。”

    “桑榆,你愿意嫁给我吗?”他拿出了戒指,是无坚不摧的钻戒,一如他对她恒久远的心。

    夏桑榆咬住唇,用力点头:“我愿意。”

    我怎么会不愿?

    对你一见钟情的我,好不容易等到你爱上我,怎么会不愿意嫁给你?

    应如约帮她戴上戒指,起身拥抱住她,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天边,有烟花乍起,璀璨不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