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壮士求放过最新章节!

    请支持正版!  “你……”话语出口, 半夏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 她屈了屈膝盖, 笨拙的行礼。

    她动作比起老妪教她的要不规范很多,但没办法, 她可不习惯整个人和乌龟似得趴在地上。

    十九年, 她这双宝贝膝盖谁都没跪过,突然要她给别人下跪。真是怎么也受不了。

    所幸屈眳也不在乎这些,他看她别别扭扭的下拜,伸手就让她起来。

    她的头发只到肩胛位置, 干脆就披在身后,脸蛋低垂, 脸颊旁的头发垂落下来,把脸给遮了大半。

    屈眳看着黑发里露出的那么一点肌肤, 不由得怔松了一下。贵族女子他见过不少,楚人没中原那么多规矩, 贵女们也不是一日到晚闷在宫室里,他因为是武王一系的后裔,自小在渚宫行走,见到不少公女。但平心而论, 她比那些自小金贵养着的公女, 似乎更出众。

    所以他一直都拿不准她的身份,肌肤如玉, 容貌甚美, 不管是哪一处, 都不是平常贵族家能出来的。但她不会雅言不会楚语,怎么都叫人摸不清楚头脑。

    她身上谜团诸多,让他摸不清楚她的底细。

    半夏站在那里好半会,都没听到屈眳张口说话,她不由得抬眼起来,屈眳视线触及那双清澈的能一眼望到底的眼眸,眼神不由得闪烁了两下。

    “苏己这段日子如何?还好么?”为了照顾她,屈眳特意把自己的语速放慢。

    半夏听着,看了他两眼。屈眳见她和在云梦泽里的那几日一样,还是不怎么没有尊卑的意识。甚至要看他也是大大方方抬起眼睛,不禁有阵无力。

    半夏点点头,“嗯。”

    “没有人趁机对你不敬?”屈眳问。

    半夏摇头。

    屈眳仔细打量她,察觉到他的视线,半夏看过来,再次和他的眼睛对上。

    “天气热了,叫人给你添些罗衣。”屈眳说着,视线在她身上转过。

    她就是套了一套细麻内袍,外面套着一件薄薄的深衣,勉强把身形给遮挡了。想起她原先的那一套衣裳,整个肩膀都袒露出来大半,心底顿时涌上一股很奇怪的,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他不由得冷了脸。

    “你虽说不需任何物品,但是你到底曾经对我施以援手。总不能真的不给你任何必需之物。”

    半夏不知道他怎么一下就冷了脸,而且话也说的有些冷冰冰,公事公办的味道。

    她也不在意,哦了一声。

    屈眳听她哦了一声之后,就又沉默下来,只是那双眼睛还瞅着别处。

    “苏己还有话和我说么?”

    半夏顿时来了精神,“如果我说的话,吾子会应下么?”

    她慢慢说,话语里还是有点发音不准,但言语通顺,甚至尊称还用对了。

    屈眳面色稍霁,“只要不过分,自然会应允。”

    半夏听他这么说,来了点精神,她眼里冒出细碎的光芒,“我想在附近走走。”

    她说着,生怕屈眳以为她不讲礼貌或者图谋不轨,“我真的就是走走,在这里呆着……有点气闷。”

    这个院落其实挺宽敞的,什么东西都是一应俱全。开头几天还好,可是时间一长,就很憋闷。

    屈眳听后,点头,“好。”

    半夏听他答应的如此痛快,不禁笑了,“谢谢!”

    话说出口,她才察觉到有些不对,她这时候应该来说什么?她看到屈眳满脸的似笑非笑,向后退了一步,屈膝,“多谢吾子。”

    这些都是老妪和其他人教她的,只不过到现在用的还是不熟练。

    半夏偷偷抬眼,看到屈眳蹙眉看她。她马上低头下来,忍不住吐吐舌头:好吧,是很不熟练。

    屈眳蹙眉,他面目生的英武,加上出身显赫,自幼高高在上。他无意识的蹙眉,一股压迫感就从他眉宇间溢出来。

    眼前女子可能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他已经有些不悦,她竟然还没有半分惧怕。

    半夏是真不知道要怎么怕他。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哪怕还是个贵族,但她就是怕不起来。她在心里酝酿了一下,让自己露出一点害怕或者说恭顺的表情。

    屈眳看她眼眸睁大,两眼里水光盈盈。

    他看着她很努力的要做出害怕的模样,可是那张面容故作出来的神情,别说骗他,恐怕连骗骗那些奴隶都办不到。

    屈眳略有些头疼。身世成谜,这性情也与众不同。

    她到底是甚么人?

    屈眳之前就想不明白,到了现在越发迷惑。

    半夏有舞蹈底子在,保持一个动作长时间不动,都没有任何难度。两人两两相望,终于屈眳开口,“苏己你可知道这几日可是怎样的?”

    半夏啊了一声,他这句话说的有些快,有些字句还不等她听明白意思,就已经从耳边飞快的略了过去。

    屈眳又放缓了语速,重复了一遍。

    半夏终于慢吞吞的明了他的意思,她看了看外面的天,“接下来三天应该一直都是晴天。”

    这话说的她自己都觉得没什么意思,这大夏天里的,大晴天恐怕最常见不过了。

    她送走了屈眳,等到天色稍微晚一些的时候出去走走。原先她还因为这是在别人家里,不敢四处走动而触怒这里的主人,但是现在得了屈眳的话之后,就不一样了。

    屈眳的许可,就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关着她的门,也放她出去小小的逍遥自在了。

    屈氏的宫邸大的吓人,她走了好会,都没见到尽头。而且屋舍也各有不同,靠近宫邸中央的大多精美豪华,就是人行走的路面上,都是铺着精心筛选出来的贝壳。越到旁边,就越要简陋,当然这简陋只是相对而言。

    她听到有人声,听着好奇。不由得过去看看,到一处很宽敞的屋舍外面,屋子里头女子声音款款,她走到窗户那儿,透过窗棂,看到屋子内之有二三十个女子正在起舞,她自己就是古典舞专业的,看到这个顿时就来了精神。她站在那儿看,里头的女子绝大多数都很瘦削,虽然身形纤细,但有些瘦的过分了。

    她老师并不赞同舞者过于瘦削,因为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女人需要一点肉来增加自己的曲线美,瘦骨嶙峋的女人不但不美,反而看起来有几分狰狞可怖。

    而舞蹈是需要美的。

    屋子里头的那些舞者大多数穿着葛麻衣料,跟着前头一个年长女子扭动身躯。

    她在外头看这些年轻女子练舞,手脚也有些痒。

    那些年轻女子练了好会,终于在女胥的命令下休息一会,原本站着的女子们纷纷松懈下来,其中几个一转头就见到站在窗口的半夏。

    半夏见她们看过来,冲她们笑了笑。

    她脸上的笑都还没完全展开呢,那些女子面色古怪,回头和女胥道,“有个面生的女子。”

    女胥调*教完这些舞伎,身体劳累,连口水都还没来得及喝,又听舞伎说外头站着脸生女子。这些日子天气炎热,连脾气都火爆三分。

    这个地方是舞伎们练舞的地方,舞伎们地位低下,有时候会被贵人们当做礼物送来送去。甚至舞伎们和宫邸里头的哪个武士看对眼了,来上一段都司空见惯。

    这里人来人往是常态,但那都是男人,什么时候女子也过来凑热闹了!

    女胥脾气被这天气挑出了几分火大,出来的时候,身上的气焰都炽涨了三分。以为是哪个新来的不长眼在外头偷看,女胥就要开口呵斥。

    舞伎们地位卑下,但也不是哪个女子都能做的。

    “你……”女胥到了外面才来得及从嘴里说出一个字,看到站在外面的半夏的装束,顿时就把话给吞到肚子里。

    眼前那个女子身形窈窕,在楚国特有的细长结衣下,越发显得高挑窈窕,身形极美。不过让她吃惊的是她所穿用的都是绢罗,内里也是白纱中单。

    所用的衣料代表着人的身份,地位低下的人只配穿葛麻,没有那个身份,就不能用。象征尊卑的东西,半点都不能跨越。

    女胥几乎是转眼就收起了自己的怒意,低头下来,只剩下满脸的恭敬。

    半夏看她变脸变的这么快,都有些结舌。

    “是我打扰你们了吗?”半夏看了女胥一眼,眼带歉意。

    身后跟着的侍女看不过去,“苏己不必在意。她们原本就要歇息了。”

    女胥两手插在袖子里,腰往下又沉了点,“不知吾子前来有何事?”

    半夏想起刚才看的,她兴致勃勃的走进了几步,“我刚才看你们跳舞,觉得挺好看的,我可不可以过来和你们一块?”

    半夏说楚语还不是特别熟练,但是女胥费劲的把她的话给听明白了,顿时女胥就汗如雨下,好似被人丢到了冰窟里。

    屈眳放下手里的简牍,持笔要写几句时,发现墨碇所剩无几。吩咐令人拿来新的,家臣进来说了几句话。

    屈眳听后,神色讶然,“她想去看歌舞?”

    “不,听苏己之意,似乎……是想要和那些舞伎在一块。”家臣说这话的时候,吞吞吐吐。

    那位苏己果然是非常人也,喜欢到处走动也没事,但和舞伎们呆在一块这就……

    屈眳也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她身上的谜团多了去,再多几个让人想不明白的,也没甚么了。

    他把手里的简牍往漆案上一放,“她喜欢就让她去吧。”

    家臣领命而去,又被屈眳叫住,“如果她想作甚么,那就让她去。”

    家臣不明白屈眳话里的意思,不过还是应声离开。

    走在路上,家臣不由得摸摸脑袋:少主也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了。

    半夏蹲在那里给屈眳处理伤口。

    他的伤口看起来格外吓人,如果不处理,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她伸手就把他的“裤子”给卷起来。

    不得不说,这少年的裤子怪怪的,脚踝的裤口那里,竟然还用绳子给扎住了。

    她连指带画,和屈眳说要他把这个裤口给解开。

    结果少年扭过头去,神情似乎有些狼狈,对她的话还有动作不看一眼。甚至还把自己的伤腿往回收,一条腿鲜血淋漓的,要是还不处理,这深山野林的,拖久了,就麻烦了。

    男女之事,犹如人需要膳食和饮水,只不过是需要而已。

    楚人在此事上,比中原诸国都要放开的多。屈眳年纪才十五,还没有依照习俗,于仲春之时和女子相约在密林里幽会。

    但是没有亲近过女子,不代表他对女子的接触全然没有反应。尤其这女子貌美远超旁人,纤细的指尖触碰在胫衣上,哪怕还没触碰到他,也莫名的叫他心慌。

    里头备着小剪刀,女孩子出门带的东西很多。旅游的话那就更多了,湿巾,备用的药物,还有各种小东西,简直一应俱全。她把小剪刀掏出来,抓住他的脚踝,然后持着剪刀的手轻轻用力。

    湿透了的布料就被轻易的剪开了一个口子。

    原本她只是打算把裤腿给卷上去的。但是他不肯配合,伤口又看着必须要处理,她把布料剪开,然后掏出一只水瓶开始给他清洗伤口,水都是之前没有拧开的,应该还干净。她拿了干净的湿巾,把那些血迹和血痂清理干净,随便把四周破损的皮肤还有异物全都给处理掉,只是清理干净消毒的时候,消□□水触碰到伤口激起一阵忽视不得的痛楚。少年疼的眉头都完全皱起来。

    但是他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女子给他用那些古怪的器物包扎伤口。

    半夏把伤口消毒,她伸手掏出一卷干净的纱布给他包扎起来。

    伤口处理到这一步,基本上也就到此为止,需要比较专业的治疗手段了。

    半夏是学舞蹈的,平常自己或者是同学,练舞的时候不小心扭伤摔伤了,都很常见。有时候只要不涉及骨头,都不用去医院,自己驾轻就熟的买点药揉揉。可她对这种破皮流血的,只会止血了。

    半夏在他伤口附近用少年深衣上的扯下来的布条扎住,过了会血止住了。

    “*()&……%%”半夏低头收拾手边的东西,听到少年开口说话。半夏满脸迷茫。

    屈眳看着自己的伤口,已经被眼前这个女子包扎妥当,心里的惊讶如同潮水翻涌上来。

    古怪的衣着,神奇的药物。伤口仍然还传来阵阵刺痛,但是比起之前鲜血横流,伤口狰狞,已经好了不少。

    她……

    屈眳不由得向那个女子看去。

    那个女子看到他看过来,愣了一下,张嘴说了几句话。

    “你是何人?”屈眳问道。

    一般贵女看到他那样,恐怕早已经吓得面容失色。可是这女子却不,但她身形柔弱,怎么看也不像是出身野人的庶人。

    半夏只听得眼前这俊秀少年嘴里哇哩哇啦说了一句话,可是她什么都听不懂。

    她两手一摊,满脸无奈,“你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

    那少年蹙眉打量她,她也不管那么多,把东西都收入包内,抱着背包挪到离他远点的位置坐下。

    虽然他是伤患,但她还记得自己被他绑起来的事呢。

    救了他,那是她人好。不是说明她原谅他了!

    屈眳腿上有伤,过了好会,那个女子又过来,她把他的一条胳膊架在胳膊上,扛起他就走。

    今天也会有一场大雨,到时候水还要上涨。不能在这儿多留。

    半夏徒步的很少,尤其肩膀上还扛着一个人,走的哆哆嗦嗦。少年年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左右,但是个头却不矮,全然已经是抽条起来的势头,而且远远压了她半个脑袋。

    她扛着他走的艰难。

    肩头上的人,完全不知道脸皮两个字怎么写,他竟然还真的把体重压在了她的身上,压的她摇摇晃晃,只差没有一头栽倒在地。

    这也罢了,偏偏这人还一脸的理所当然,好像她原本就应该来伺候他。

    她能不能现在就把这臭屁家伙给丢这儿不管了?

    想着,她脚下踩到了积水的水潭,整个身子一歪。险些摔倒。

    她差点没被身上人的重量给压的扑倒在地。幸好她平衡能力奇佳,赶在脸砸在地上之前堪堪稳住了身体。

    她扛着他往上头走,洪水来了,除了去高处,似乎没有别的办法。

    压着的重量,让她有些气喘。上坡路难走,尤其还扛了一个人。她把肩膀上的手放下来,靠在树干上休息了一会,抬头看看四周。她转头看向坐在石头上一言不发的少年,少年此刻也正在看她,两人目光撞在一块,对方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

    半夏也不客气了,过去,直接就抓住他的下摆在他乌黑的脸色和近乎喷火的怒视中,她扯下了一段布。

    布条扯在手里,她低头看了两眼,这布和棉布不一样,里头有好几种颜色的线,以一种她完全不熟悉的纹路交织在一块,在光线下有低调华丽的光彩。

    “大胆!”屈眳没成想她竟然如此胆大妄为,伸手撕扯他的衣物!

    他这一声颇有声势,屈氏乃是楚国卿族,更是楚王亲族,他自小便高高在上,哪里受过这等对待!

    衣冠乃是贵族的仪态所在,衣冠不整若是让人看了去,会糟人耻笑。尤其撕扯他衣裳的,还是个女子。

    半夏被他这一声气势十足的吼声给镇住一下,然后她抬头,两眼直盯着屈眳,然后一笑,只听得撕拉一声,又是一条布料被撕下来。

    半夏看了手里的布料一眼,这布料摸起来手感格外不同,她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把扯下来的布条绑在树枝上。

    屈眳见状怒色稍敛,但是还是皱眉盯着她。

    忙完之后,她才坐下来休息一会。她的体力基本上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坐在那里好会,她看向一旁坐着的少年。少年之前怒视她,他说的话她听不懂,但是意思她肯定猜的出来不是什么好话。

    屈眳看着树枝上打着的漂亮的花结,他转头看了一眼半夏。

    半夏触到他的目光,直接扭过头去。

    过了一会,她走过来,伸手又把他的胳膊架到她的脖子上,撑着他往山坡的更高处走。

    “……你要作甚么?”屈眳问。

    半夏哼了一声,没有回答。过了好会,她腾出一只手,手指指指天上,“要下雨啦。”

    说着,她生怕这个少年不能明了她的意思,嘴里冒出些许噼噼啪啪的声音。

    而后她就看到少年满脸的怔松。

    半夏也没管那么多,她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听明白多少。

    接下来的半路,那个少年一直盯着她,目光让她毛骨悚然。但要说他要有什么坏心,半夏潜意识又觉得他应该不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