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不明生物饲养笔记最新章节!

    (因为开头要交给编辑审核的原因,所以下一周新书才正式出来。在这里先放出一个开头,让大家先试看一下,欢迎踊跃留言,十分需要大家的意见。)

    第一章:龙现

    李维在照镜子。

    站在一面与人等高的汞锡底玻璃镜旁,这个少年仔细审视自己现在的样子。

    镜中出现的人,有着棱角分明的轮廓。那双浓眉大眼,瞳孔还是银灰色的。鼻梁如高山一般挺拔。而上唇、两鬓和整个下巴,像秋后的麦茬地,布满了稀疏的胡渣……

    李维的眼睛睁的大大的。虽然人变帅了很开心,但东方人到西方人的跨度,还是让他有点吃不消。

    敢情也就板寸头还是原装货。这家伙挠了挠后脑勺。又玩心大起,对着镜子扮了好几个鬼脸。伴随耳朵拉长缩短,鼻子搬来搬去,这张脸带来的“沉静如渊”的男神气质被毁灭殆尽。

    这时,门外突然脚步声大起,同时传来一片紧张的叫喊声。

    “……龙,龙,那条龙又来了……”

    “……你们拿好兵器,快去那儿……”

    “……真是倒霉,怕什么,来什么……”

    “……你们喊什么,以为我们这个样子真能去屠龙……”

    “……一个个别吵了……”

    ……

    不会是那条龙吧?李维怵然一惊,他的眼睛登时浮现出许多画面。

    昏昏沉沉过了两三天,这具身体的记忆已经被他融合。所以,一听到“龙”这个字眼,他立刻绷紧了神经。

    穿好衣服,李维大步走向门口。

    一推开房门,李维就望见门外的长廊人流如潮。不断有身披盔甲,手拿长枪的士兵从东端出现,朝西端跑去。面目长相和前世电影里的欧美人非常象,只是都是黑头发、黑眼睛。许多人一边走,还一边四处招呼,脸色仓促紧张。他的出现更像一粒落水的石子,搅动起更多的涟漪。

    推门声一响起,整个长廊在短短数秒的时间安静下来,几乎所有的人都朝走出来的李维望来。很显然,他的出现是一件十分意外的事,以至于每一个看向他的人,身子都仿佛被定格住,眼神中的疑惑、诧异、喜悦、纠结不一而足。

    但其中有一些,在片刻的惊讶后,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当然,这些家伙都没能逃过李维的一双锐眼。

    看把你们这帮畜生高兴的,小心你们也有落难的时候。暗暗对他们竖了一根中指,李维学习记忆里的样子,板起了脸。

    “还愣着干什么,这是敌袭!”

    “一个个别光顾着看我,那边的事才是大事!”

    对着长廊吼了两句,他迈开双腿,带头朝西端那里跑去。这一番干净利落,让长廊立刻恢复往常,许多人动起来之前,还高兴地对他喊“是,李维少爷”。

    渐渐地,有一批人自动跟随在李维的后边,人数越来越多。

    发现后边的变化,还在跑动的李维嘴角微微翘起。那个名字和我一样的小子,人缘还真不错。

    没错,李维附身的这个人也叫李维。当然,不是“姓李名维”,单单只是读音像,这个李维在罗兰语的意思大约是“天赐之宝”。

    而他的全名,叫“李维·亚瑟”,出身于一个颇有名望的家族。虽然到他父亲亚恒·亚瑟这一代已经破落,除了能让陌生人惊讶一句“原来您出身于亚瑟家族”,不剩下任何东西。

    长廊只有二十多米,每隔三米,两壁就各自放置一盏油灯。走出长廊,他们迈上朝上的台阶,盘旋而上,最后来到顶端的露天平台。

    平台为一个巨大的环形,面积能有十来亩地。它围绕台阶出口处的圆墙,绕了一大圈,外侧是凹凸起伏的垛口。而它南北两边各有一道五六宽的岔道,与其他两座平台相连,共同构成了长墙的顶端。

    李维一带人出来,垛口边的人纷纷看向他。虽不像长廊那样,但也是好大一阵喧嚣。

    不少人看李维一脸镇定,眼睛没一点呆滞,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些分明表示李维从“丧父之痛”中恢复过来。

    有一部分人在讶然后,惊喜的向李维打起招呼。很快,“李维少爷好”的喊声遍及每一个角落。就连相连的两座平台,都有人兴奋的挥起手。

    “大家先不要看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和在通道一样,李维赶紧朝四周大喊,维持原本的秩序。在他的指挥下,城墙顶端又恢复往常,重新变为一副忙碌的景象。

    当然,他的这番作为却让一部分人接连冷哼。对他们的心怀不轨,李维并不想和他们计较。

    只有猪才会喜欢没事哼哼。李维同志傲慢的想道。

    走到平台的边际,李维瞪大了眼睛。虽然那个人的记忆已带他走马观花过这里的景色,但此刻身临其境,他才感受到这里的壮阔。

    脚下这座巍峨的城墙,怕是十几层楼高,从这里俯视下方的大地,当真是山河成寸,人小如蚁。

    往两边望去,灰褐色山岩铸究的墙体,以中间的三座圆筒状的角楼为界,由南到北可分为四个部分,长度怕是能有能有一两公里。之后与之接壤的地方,是两座高越百米的山丘。它们几乎寸草不生,只有很少一些地方才有些岩石地特有的灌木长草。嶙峋的表面,和墙体颜色近似,看起来是同一种质地。山丘后边,群山叠叠,一条如龙的山脉蜿蜒起伏,一直连到天边。

    目光收回来,李维又看见不断有士兵从后边的出口鱼跃而出,补充到环形平台里。三座露天平台各自有人员往来,已经有近千人参与城墙的防御。

    李维所在的中间平台,正是三座平台中面积最大的一个,这里布防的人数也最多,能有三四百人。

    这么多的人,分为二十多个小组,一字排开。

    每一个小组,围绕中心那架巨大的全钢床弩各尽其责。有些人负责上弦,有些人负责调试,更多的人从后方的角楼中搬来相配的箭盒,堆压在一起。

    这些盛放箭只的狭长木箱,每一个都有两三米长。打开封盖,可见一捆捆闪烁发光的符文弩箭。它们碗口粗的箭杆,原材料是导魔能力一流的橡木,表面漆上了一层黑漆,刻上的符文闪烁不定,像一簇簇火焰。

    一时半刻后,这二十架床弩已经箭在弦上。

    这时,后边角楼的出口也安静下来。大战降临,平台陷入一种诡异的,让人有些心慌的宁静里。

    同在垛口边的李维,发现两边有许多人朝后望去,他知道这是他们在思念后方的亲人。

    这道巍峨高耸的城墙之后,是一片肥沃的大地。经过二百年的开垦,已经人烟稠密,街巷云集,整整两万三千人在此男耕女织,过着平静的生活。因为四面环山的地势,他脚下这道坚墙成了守卫它的最重要的一扇门户。

    这道赫赫有名的贝托长墙是如此的重要。以至于它中间这座最大的角楼,同时也是领主府邸。每一任统治灰岩镇的灰岩伯爵,都以此地为自己的居所。

    用李维的话讲,那就是“相当老大,你得先守住大门”。

    这也是李维身份尴尬的原因。

    哪怕他那位便宜老爹生前是这里的领主,掌管所有的军队。作为长子的他,也不具备任何继承权。

    为什么那些人对他翻白眼,一听到“李维少爷”就浑身不爽,就是因为他爹一死,他已经配不上这个称呼了。

    这个诡异的魔法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残酷无情。

    李维蹲在垛口这里,还有人特地给他拿了一枚加持了鹰眼术的瞭望镜。

    握住这个圆筒状,好似原始望远镜的东西,李维对这个送它过来的人甜甜一笑。依循脑海里涌出的记忆,他开始使用这件魔法制品。

    罗兰的瞭望镜,使用是元素力量,可不是凹面镜、凸面镜那一套光学原理。总之,将它放在左眼上后,李维按动上边一个符文按钮。每按一下,视野中的事物就扩大一倍,使用起来十分方便。镜筒下边,也有一个类似的符文按钮,不过作用却相反。

    果然是高科技。

    李维笑呵呵地朝下看,很有一种过去在长江大桥远眺的震撼感。他远望了一会儿,就发现了自己的目标。

    城墙外的一大片疏林,有一个蜥蜴状的怪物缓缓而行,离城墙这边越来越近。

    它通体漆黑,背上齐整的鳞片让它好像穿上了一层甲胄,拖在后边那与身体等长的尾巴遍布棘刺,不断来回甩动。

    刺盔龙已经与城墙相隔不到百米。

    当它行进到一根倒树旁,骇人的体长登时显现出来。

    城墙外部这一片疏林,栽种都是灰面包树。这种圆筒状的乔木,一旦成材后,高大浑圆的茎干能有十数米长。倒卧在地的这株老树,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但这条刺盔龙却比它还长出一大截。

    李维看到它的第一眼就愣住了。

    无论是它漆黑的外表,脊背处井然有序,犹如扎甲的龙鳞,一节一节,像一根狼牙大棒的尾巴,头顶羚羊似的龙角,全都如黑夜中的萤火一般闪亮。没有错,绝对没错,它绝对是他记忆里那个家伙。

    一幕幕场景,在李维银灰色的眼睛里飞闪。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那位“少爷李维”带着他的思维,回到了五天前,剧变发生的那一刻。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骑着骏马的中年男子,五官和现在的他颇有几分相似,但却蓄有长须,不苟言笑的面容极具威严。

    这个人,正是他这一世的父亲,灰岩镇的庇佑者,有着“雄狮”之称的亚恒伯爵。

    “他”也骑着一匹骏马,走在父亲的一边,后方还跟着十数个人。

    而他们这支队伍所在地,是一片长墙外侧的松林。周围树影森森,时而响起几声鸦鸣。但一阵冷风乍起后,随行的猎犬开始不断狂吠。

    异变突生,伴随许多重物坠地的声音,许多冷箭朝他们射来,一群样貌诡异,体披灰鳞的蜥蜴人也迅速现身!

    这些一半像人,一半却像蜥蜴的怪物,站立起来三米多高。它们弓背驼腰,头和四肢都像蜥蜴,但躯体却和人一般无二。大多穿着简陋的皮质衣服,有一些甚至不着片缕。

    手持长矛的蜥蜴人,仗着魁梧有力的身体,直接冲了过来。剩下的那些不断拉开手上的紫衫长弓,射出一只只鹫羽箭。

    这帮弓箭手的人群里,还有一个穿着怪异黑袍的矮小蜥人,它尖利的爪子抓着一个卷轴似的东西。

    当它的同伴正要与他们交战时,它突然撕开了这个卷轴,只见一片彩光萦绕,然后一个庞然大物凭空出现。

    这是一头长相有些怪异的犀牛,它十数吨重的魁梧身躯,覆盖的不是粗厚的犀皮,而是一层闪耀的金鳞。现身的一刻,就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

    在它的助阵下,他们一行人陷入苦战。

    但他的父亲不愧为灰岩雄狮,凭借着出色的指挥,以及之后的果断出手,不仅杀死了大半的蜥蜴人刺客,还将这头犀牛怪兽逼入绝境。

    连续两次发动攻击后,犀牛兽的肚腹被砍出一个巨大豁口,肠子、内脏流落一地。

    当他们调转矛头,正要对付剩下的蜥蜴人刺客时,这头濒死的怪物却全身发光。一个眨眼后,它化为一片飞舞的光尘,一齐朝身体一侧飞去。随后,另一头更加巨大的怪物原地出现,它就是这条刺盔龙。

    和犀牛怪相比,刺盔龙的实力简直强大到可怕。

    在它的帮助下,蜥蜴人立刻占据上风,哪怕灰岩镇的援兵及时到来,也不是这群不速之客的对手。

    最后,“他”父亲为了保护“他”,死在蜥蜴人的冷箭之下。

    “他”也一并昏迷过来。

    李维摇了摇脑袋,心里泛起的哀伤让他的眼角有些湿润。

    身体原主人的愤怒、不甘,和对自己无能为力,眼睁睁望着亲人惨死眼前的埋怨与悔恨,都让他感同身受。

    努力摆脱这种情绪,李维将注意力转移到现实世界。

    借助瞭望镜,他仔细端详这头来袭的巨兽,心里却满是疑问。

    李维对刺盔龙并不陌生。

    它在灰岩镇可大名鼎鼎。这里一直有一个传说,大意是讲这里在很久之前,还是一片荒野时,其实隶属于一条龙的地盘。

    这条龙生性好淫,常喜欢变化出各种野兽,与其他生物那啥那啥,以此诞生出了大量的龙裔。山林里的蛇、蜥蜴和鳄鱼,是它最喜欢XXOO的三种动物。所以,看到一些外形诡异的蛇啊,蜥蜴啊,要特别小心。

    对于这个传闻,大多数人都是当笑话看的。

    但有些好事者,却依照传闻里的诸多细节,判断出那条龙应该是一条地系的巨龙。还翻阅资料,查出它与蛇的后代会变异为蛇龙,鳄鱼的变为龙鳄。至于蜥蜴,正是刺盔龙,这种背如盔甲,尾生棘刺的巨兽。

    他们认真的态度和严谨的考究,深深刺激了很多小孩子。

    在灰岩镇长大的人,大多都有小时候饲养宠物的习惯,但不是蛇,就是蜥蜴,只因人人都有成为龙骑士的梦想。(至于为什么不是鳄鱼,那玩意成本太高,而且长大了吃人怎么办。)

    总之,“李维”小时也是饲养大军的一员。借助父亲的实力,他甚至还详细了解了刺盔龙的诸多习性、能力,为自己以后如何成为一个伟大的地龙骑士而努力着。当然,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梦碎了,人醒了。

    李维愣神的时候,刺盔龙却突现异变。

    它不再朝前移动,似乎前方的土山有什么怪异的东西。

    李维发现这个情况,仔细盯向它。一会儿后,他就看见这个庞然大物在做“俯卧撑”。没有错,真的在做俯卧撑,只见它强壮的前肢撑着龙身一上一下,肚上坚硬的黑鳞不断撞在地上,震荡起一片片土灰……

    城墙上的所有人眼睛都瞪大了。

    这是打算施展什么惊天动地的魔法吗?很多人手心都在冒汗。

    不可能吧?李维却生咽了一口唾沫,拿着瞭望镜的手不断颤抖,镜筒却朝右下偏移,对准地盔龙正前方的土山,不断放大那里。

    当那一端为发黑的白线,放大了十几倍,一条黑头白身的蟒蛇竖起身子,骤现在他的眼中。

    还真的是它?!

    李维凭着记忆,知道这种蟒蛇叫黑头烈蟒,是一种能长到三四米长的无毒大蛇。并且,它专好以蜥蜴为食。

    李维陷入深深的思考。

    刺盔龙的俯卧撑,让他想起了一些特别的知识

    作为一个动物发烧友,李维曾因为一本书入坑过动物行为学。因此,他知道很多种类的蜥蜴在面临捕食者时,都会通过俯卧撑的方式,表达“我健康,你待会一定追不到我”来让对方知难而退。不仅是蜥蜴,羚羊在面对猎豹捕猎时,也有类似的行为。它们发现猎豹踪影后,会不断原地蹦跃,往往能一跃四五米,这也是为了展示自己很健康,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捕食的对象。

    而蹦跃厉害的羚羊,猎豹是不会碰的。作为猎食者,它们得考虑捕食的成功率,自然更倾向于攻击老弱病残。

    但现在发生的是什么鬼?

    如果刺盔龙做俯卧撑的原因真的是这个?那岂不是说它害怕这个比它小上几百倍,能被它一脚踩死的玩意!

    一个二十多米长,几十吨重的庞然大物,会怕还没它脚趾大的小蛇?

    李维只感胸口堵得慌,这简直是老鼠把猫吓尿了,吉娃娃吼一嗓子,把藏獒吓的掉屁股就跑……

    太不可思议了吧?!

    他又赶忙拿着瞭望镜观察了一会儿。

    渐渐地,李维心思松动了。

    那段特别的记忆,让他明白这条刺盔龙的出现似乎是一个意外。极有可能,它就是一条蜥蜴蜕变出来的。发现变化的时间,还就在五天前。

    这么短的时间,即使蜕变成龙,它也不太可能改变自己的习性。面对昔日强大的捕食者,出现一点应激反应也是正常。

    同样发现了蜥蜴的变化,平台边的其他人却不像他这么淡定。他们看到刺盔龙在那不断俯起卧下,还以为它在准备什么犀利的魔法,一个个都紧张的不行,有些人已经吓得叫妈妈了。

    刺盔龙实在太大了,四十余米高的城墙只是它两个身长,光是骇人的体积,就已经让它翻越城墙的实力。

    再加上它懂得的那些魔法。

    和李维一样,这里有不少人小时候可都想成为龙骑士,对刺盔龙自然不陌生。

    不过,让李维有些感动的地方,是面对这么可怕的压力,城墙这边还没溃散掉。

    远处又传来新的动静。

    被堵在土山边,黑头烈蟒突然昂起上身,张来一张大嘴,作势欲扑,而它对面的刺盔龙俯卧撑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老天爷啊!

    李维张大嘴巴看着这一幕,他有些怀疑刚才的判断。

    即使刺盔龙以前被欺负惯了,以至牛B了有些不自信,但你这条小蛇又是哪来的底气。真胆大包天了,敢和这么一个大家伙横,不怕它一脚踩死你?

    然而再看了几眼,李维也发现了一点特别之处,那就是黑头蟒所处的位置。

    它身后挨近土山,四周又没有明显的遮蔽物。某种程度而言,似乎真的被逼到绝境了。李维知道,一般动物被逼到绝境最后的反击方法就是挺身反抗,“兔子急了也咬人”说的就是这么回事。

    因为这个发现,他再看向那条不断俯卧撑的刺盔龙,很有种想笑的冲动。

    果然强者需要不仅是肌肉和体格,还需要一颗无畏的心。

    但一时三刻后,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当黑头蟒越发嚣张的时候,刺盔龙突然停滞不动。李维分明看见它有一个左右摇头的动作。

    然后,这个大家伙突然龇牙咧嘴,尾巴的棘刺剧烈抖动起来,它身体四周骤然出现了四个巨大气旋——这是真打算放魔法了。

    李维顿时有些紧张。难道我的推测是错的。

    城墙上的人,已经愁云惨淡。他们看到刺盔龙身边的气旋越来越大,以为它真打算发大招了。有些人瞪大了眼睛,想再看这个美丽的世界一眼,因为一会儿后他可能再也看不到了。呜呜的哭声,隐隐连成一片。但即使这样,他们还是视死如归的守在这里。

    贝托长墙是灰岩镇的生命线。只要这里一被突破,他们后方的家园可就哀鸿遍野了。为了家人,为了故乡,他们已经做好了牺牲的觉悟。

    然而,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身长二十余米,体重三十吨以上,比双层公交大巴还大上许多的刺盔龙,趁着面前这条刚过三米的蛇不注意,一个转身就朝后撒开四爪,溜没影了……

    不仅它面前的黑头盾蟒不可思议,站在城墙上观看到这一幕的李维惊讶地眼睛都要掉在地上。

    感情刚才全是虚张声势,但你这么个大家伙需要这样吗?

    李维苦笑不得。

    而他的周围,已经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很多人都跪倒在地,高呼“天父在上,感谢圣火之神”云云。

    在他们眼里,这绝对是神迹!

    李维却心口堵得慌。

    如果他的猜测是对的,以后他们可不会那么容易过关了,一切只因为三个字——“习惯化”。

    习惯化,是指动物学会对特定的刺激不发生反应的一种机制。这些被逐渐忽略的刺激,往往是无害的和毫无意义的。

    大多数动物幼小的时候,都有一段对什么都害怕的经历,但引起它畏惧的事物多半无害,并毫无意义。比如羽翼未生的雏鸟,连飘落的枯叶都会害怕。它们必须渐渐习惯这些东西的存在——如果总是对无害的刺激重复的做出反应,无疑会浪费很多时间和能量,并对一些重要的活动,比如取食、筑巢照成影响。

    简单一点说,就是小心一点没什么问题的。但太过小心了,遇到丁点事情就跑,连吃饭的功夫都没有,那就有大问题了。

    这也是许多动物喜欢窝在固定地方的原因。

    自己的地盘,差不多都探索完毕了。什么有危险,什么没有危险,那是心中有数,自然一点不慌。

    而到了陌生的环境,它们又要重新开始习惯化的过程。

    可不仅仅是兔子,老鼠会这样,事实上连狮子老虎都会受到类似的影响。古罗马斗兽场里,驯兽师们常常要为猛兽进行适应性训练。因为大多数被抓来的狮子、老虎,并不适应全新的环境,尤其周围人山人海的观众席,常常让它们浑身发抖,害怕的窝在角落里。

    如果不能让这些猛兽恢复凶猛的习性,敢于人群前攻击角斗士,训兽师们要面临严重的惩罚。

    正因如此,李维明白刺盔龙不是永远这样。

    体型变大了这么多,等于将它挪到一个全新的环境。当它逐步适应,并习惯了那些对自己无害的东西,那它会真正成为一条龙。

    到时候,情况可就糟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