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夜之下最新章节!

    培养持久力:剑道能提高肌肉和呼吸系统的耐力与巧力,不是通过单纯力量训练使肌肉发达粗大,而是增进肌肉持久地进行细微工作的能力。

    即使玄剑庄已经浑然转变,即是高路的师傅、心中所想的秉承也同是本意。

    ”但······!”

    事态的方向,往往并不那么人如其意。

    高路年轻时候的热血、方刚、反叛、与孤傲造就了他,同时也逐渐毁了他。

    纵然许久之后,高路对师傅临终的曲解渐渐自意识了意,但为时已晚。

    她是爱着他、而他必然如此。

    “失去与挽留”

    高路停留在十字路口,那是抉择。

    女婴的哭泣声没有停止,扎尔一听,似乎更为激烈,是感知还是感性、没人能解读。

    细雨渐渐转变成旁泼大雨,执意与懒理只表现在一方,即是女人。

    无意义的挽留未能说出,女人转眼拉开房门,没有避雨工具,也不需要避雨工具,在女人看来,那些已不再挂齿。

    试图做最后的回头,女人再想看一眼那哭泣不止的女婴,但她没能做到,不是绝情,而是不舍。

    “好好照顾她·····!”

    “劈啪····!”

    一个巨声闷雷的落下,女人消失在高路的视线里,此刻,他的妻子离开了。

    风,左右着那扇被拉开的木质弃门,高路试图想着去关闭它,但舍不得,他心中留有期盼,期盼着妻子的回头,期盼着女儿的哭泣声能挽留。

    这已不是高路的放弃,而是迫不得已,他已没有资格做出挽留,因为,她真的伤心,而伤她的人便是他。

    已不记得时间的流逝,更不在乎处在的位置,即使女婴依然还是哭泣不止,但高路不为所动,那不是他的狠心,而是呆滞与”无意识”

    如同行尸走肉般的站立,高路始终在保持,兴许已忘记坐下的本能,使得他没能做出简单的选择,女婴的哭泣声也好、外界的闷雷落雨也罢,声音的传播都是静止的,至少、在高路的意识里确实如此。

    “叮铃铃····叮铃铃····!”

    伴随着手机的来电铃声连续,持续的音量越来越大,高路始终没有去感知到,形同行尸的他,没有去关注自身外的驱使,而仅仅只是保持着一具“死尸”

    铃声的驱使没有惊动高路,即使持续的时间过几分钟,高路依然没能感知。

    “颤动····!”

    一阵阵传导性、且规律性震动着皮肤,“死尸”一丝感知,皮肤的表面接收到了震动的驱使,驱使作用下的穿透,渐渐渗入皮肤内部,血管、肌肉、骨骼、神经线都接受到了干扰,纵使“死尸”的麻木躲避,但也控制不了神经线的传导。

    很快、、速度非常快。

    短微秒的时间,已经到达大脑的中枢之地。

    “一怔···!”

    汗毛竖立、似乎寒颤即来一般,“死尸”的双脚抖动了一下。

    随着是双手、心脏、呼吸、血液循环、大脑高速运作,“死尸”被重启。

    高路机械般活动着右手,看似是那样困难,但高路始终在坚持,右手缓缓向裤子的口袋延伸,速度出奇的笨拙与缓慢,离手机响起已过五分钟之久,虽不知中途是否停止,但高路没心思去细究。

    “轻轻放在耳边···喂!”

    “是高先生吗···?”

    电话的另一头,是一个陌生的男性声音,从声音的磁性度分析,对方的年龄应该在四十岁上下,虽然年龄不算小,但声音非常干练。

    “你是不是高先生···?”,陌生男性重复着。

    是、、我是,我是高路,请问你是谁,高路的声音颤抖着。

    当高路向对方表明后,出奇的是,刚才明明语气湍急的陌生男性突然间沉默了下来,与之前的重复确认,现在则是正与反。

    “我是高路,请问你是谁?”

    高路的提问并不是随意,而是严肃,并不是因为对方的沉默,而是手机号码。

    接通之后,在对方沉默之际,高路将手机放了下来,而后观看着手机屏幕。

    “难以置信、难以接受、”

    来电的显示,是妻子的电话号码。

    为什么妻子的电话会在一位陌生男性手中,只是短短一段时间而已,离妻子离开的时间仅仅半小时不到,为什么……为什么?

    “我是XXXX区警区的一位负责人,我再一次向你确认,你真的是高先生吗?”

    高路的情绪上升只是刚刚酝酿、还只是婴儿般时期,确瞬间被电话的另一方彻底熄灭。

    警区负责人,也就是警察,高路很快理解到这一点。

    虽说能理解到,高路随之敷生出疑惑来。

    警察为什么为找上自己,而妻子的手机为什么又会在他的手中,这之中到底在演变着什么?

    无法分析,即使是分析,那也仅仅只是猜测,与事实无关。

    “你好,高先生”

    警察礼貌的问候着高路,我现在正处在潇湘区,七环十字路口,这里发生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交通事故,一辆疾驰在路口违规的家用小轿车发生了撞人事件,根据死者的手机设备上的通讯录查询,我们确定到你高路先生。

    “等等···!”

    职业性的播报话语,让高路一时间难以去理解,与其说是难以理解,倒不如归于试图去搅合。

    警官,高路以同样礼貌的姿态回应对方。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我妻子只是刚刚出门,以行走的速度断不会这么快到达七环十字路口。

    的确、高路的住所,离十字路口最起码也有三公里以上,先不论正常情况,就如今天妻子的情绪与环境的恶劣,但凡妻子再怎样努力,在短短的时间里也绝不可能到达车祸的目的地。

    归于这些,高路将之为反驳与搅合的筹码。

    站不住脚,只能解释其一,但并不能解释其二,其二便是妻子的手机。

    即使妻子的步行速度···等等?

    警察先生,高路急切问道。

    是车与车相撞,还是车撞人?

    “是车撞人,被害人并未驾驶任何交通工具”

    很干脆,警察的回答不带一丝思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