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思行开了好几个高强度会议回到家硬逼着自己洗了个澡,连内裤都累到不想穿就一把倒床上睡死过去。

    王邵军憋着一口气突破一系列电子监控设备进来,明明前一秒还想着怎么把人吊起来打一顿再操老实了可瞧着累惨的人,手不知怎么的就抚了上那还没擦干的头发。

    “啧又不擦干头发睡,老了以后头疼看你怎么办”嘴里这么抱怨手上却是找准穴位按压让人进入深度睡眠,尔后从床头柜拿出吹风机用小档风给人吹,吹干了还给换了个枕头。探手到被子里,光溜溜的人身上到是干的可被子却是湿的。王邵军没好气把被子一掀,忍不住吹声口哨,好吧,看在风景这么好的份上就不计较不擦干水就睡的事了。

    拿来新被子把人盖好,低头亲了亲这才顺了手机悄声关门出去,翻出一个号码拨过去。“吴秘书,买些新鲜食材跟水果送过来,”

    对方几乎崩溃:“王、王先生你怎么又在呀~~”

    “我怎么就不在?就凭你请人弄的那个防卫系统?少花点钱省省吧,思行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

    按老板吩咐办事却被瞒怨的吴秘书表示他很冤,万箭穿心的他弱弱道:“只要你好好哄哄霍总别跟他致气这笔钱就能省了。”否则凭他老板那作死起来的尿性,省钱之日摇摇无期!

    “成了我知道啦,”王邵军挂上电话,没好气抱怨:“我要知道怎么哄还用得了现在?”怕把人逼急了躲国外让他抓瞎,只能隔三差五的上门,每次上门系统都不一样,虽然能解可也很费神好不。头疼的抓把头发还是去折腾厨房吧,这人恐怕又只顾忙工作没顾自己吃饭了。

    吴秘书战战兢兢把东西买来又说没两句就被赶出去,回去死心等老板电话开骂,不想抱着电话在沙发睡了一晚上都没响。满心欢喜以为老板跟男盆友终于合好了,结果一看,悲吹的他差点跳楼,他只顾等骂却忘了给手机充电了嘤嘤嘤嘤

    好在霍思行这次的确没打电话骂吴秘书,因为他也已经被折腾的心力交瘁了。吃着软糯软糯的粥,霍思行有气无力重申:“我不是说我们已经分手了么”

    王邵军把手里的沈汤放下,一屁股坐旁边给人剥虾:“我也说了,我不同意。”

    霍思行想骂娘,但这个月已经骂了七八次他实在没力气骂了。京都横行的恶少碰到军中横行的超级兵王,初次知道铁板有多硬!权势对方是孤儿从来不怕;给钱对方不屑;换房子换地方对方总有办法找得到;身边带保镖对方一人能干倒二十个;早知道对方是个煮不烂炖不熟的他就不会去惹了,现在霍思行真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虾子剥好沾上酱,再一个个用筷子送到人嘴里,服务周到体贴绝不会噎着他也不会凉着他等。

    被投喂的霍少表示很爽!

    投喂的王邵军表示开心。

    这正是吴秘书糟心的地方。有个爱跟男票口是心非、表里不一、还爱玩傲娇的老板他们这些属下真心伤不起!

    不说吴秘书糟心,沈小瑜他们也非常糟心,好友难得有个喜欢的,这要是没几个月就玩完那不是太没看头了吗,最重要的是他们连对方是圆是扁都不知道。

    聚餐趁霍思行没来,沈小瑜摸下巴:“我赌五十,对方绝对是猛男系列让人欲罢不能的那种。”

    程茂坏笑:“我赌五十,对方绝对是冠绝天下的妖孽型,否则能迷的我们霍少七浑八素的?”

    “我也压五十,”罗锅伸手:“对方绝对是宠溺温柔型。”

    “为什么不是霸道总裁系列呢?”林靖摸头也压五十。

    林尉看眼白痴弟弟,凉凉道:“他自己就是总裁还会爱上个总裁?”

    “谁规定总裁不能爱总裁?霸道总裁爱上坏坏总裁,你追我赶强强联手也很带感的好不?!”林靖顶着脖子为自己的猜测据理力争。

    林尉白眼白痴弟弟,冷着脸把桌上四张五十的收起来。“我来做庄。全部ko庄家通吃,一个对,对方通吃。”

    加庄家的五十块通共就二百五十块的赌金,御膳坊的金牌服务为自己几位老板恶趣味捂脸。身家以亿算的老板赌起来就玩五十?呵呵,敢不敢拿到网网晒晒?

    不多时霍思行前来赴宴,王邵军后脚就到了。

    霍思行一幅见鬼的模样。“你怎么来了?!”

    “给你送汤呀。”王昭军掂掂手上的瓦罐。“这纯正的野山菌汤要是不及时喝就不鲜了。成了,送了我就走。”

    “哎哎来了怎么还走呢?”好不易露了庐山真面目哪有就走的道理?!沈小瑜打眼色,林靖赶忙把门关了,程茂把人拽坐下。

    “兄弟怎么称呼?”

    霍思行捂脸。

    罗锅打开瓦罐用汤勺乘了沾了沾唇,点评道:“手艺一般,胜在食村新鲜,总的来说还成。”

    “有得吃还堵不住你嘴!”霍思行没好气把人挤开用汤勺乘了两碗。

    剩下的一人尝了小半碗。所以说这份量,王昭军同志你真是打算送给霍思行同志一个人喝的吗?

    “就这厨艺秒杀一片呀,”沈小瑜放下碗,扫眼王昭军笑问:“王先生上得厅堂下的厨房打得过流氓,有没有兴趣换个地方高就?”

    程茂也凑热闹:“就王先生这相貌体格正是时下流行的老酷老酷的那种,我有部电影正好缺个这样的角色,怎么样?王先生有没有兴趣本色出演?”

    霍思行忍无可忍。“你们够了!”

    沈小瑜斜视他眼:“怎么?自己不重视还不许别人重视?”

    “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么回事,”霍思行申辩。

    “什么不是我们想的那么回事?”程茂唯恐天下不乱,指着王昭军那体格:“多好的男人呀,还是国家军人,多荣耀呀,霍少你说分手就分手太不负责任了!”

    王昭军挺挺胸膛,一幅极其赞同的模样。这么好的男人,甩了他简直都没天理了不是?

    林靖深有同感点头。他最崇拜当军的人,成年后要不是有他哥压着没准他现在就是某军区的军官呢!

    林二货,脑补是种病得治!

    霍思行都快气的没脾气了。

    林尉深思下,抓重点:“究竟为什么要分手?”

    “不准说!”霍思行张牙舞爪要扑上来,结果被林靖跟罗锅一人压手一人压脚托到沙发那镇压去了。

    “他老说我心里有别人,”说起这个王昭军真是无语。“我发誓,当对象处的就他一人,以前那些都是战友。”说着王昭军起身把林靖程茂撕开,扶正霍思行给他理了理衣领,无奈叹道:“娇宝,咱们别闹了成不?”

    “卟哧~”整个屋子里有一个算一个,全部喷。娇宝?!霍少,您老真是傲娇出新高度呀!

    沈小瑜拿纸巾把嘴角喷出的口水擦了,轻咳清清噪子劝道:“霍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处了对象那就要给对方十成十的信任,怀疑对象心里有人这可是恋爱大忌呀!”

    被‘娇宝’两字弄的没脸见人的霍思行破罐子破摔:“你们知道什么?!眼睛都带勾子,恨不得挂在人身上,有这样的战友?还半夜三点打电话谈人生,有这样的战友吗?!”

    “所以你的重点是不该半夜三点打电话?”

    “半夜三点起来办事被打扰是不舒服,”

    “特别是受方,被打断换我砍人的心都有!”

    “你的经验之谈?”

    “脑补。身为导演这点脑补的能力都没有那不如回家吃自己。”

    歪楼歪到儿童不易,霍思行气极拍桌子拍的‘啪啪’响:“你们到底还要不要听?!”

    歪楼的那两位自觉把楼歪回来,示意他继续。

    “特种部队出身的人游个泳会抽筋,换你们信吗?!三句五句不离以前,叫个‘队长’一声三迭,怎么不去唱戏!”霍思行气的脸色绯色,腮邦子都鼓起来。

    王邵军面对指控眼神飘呼。

    “王先生,在处对象的时候面对这种指控可不能犹豫,要一鼓作气的反驳回去!否则让对象怀疑你心里有鬼,那问题可就大了。”程茂劝他。

    “咳,”王邵军眼神飘呼回来,讪讪对霍思行讨好笑:“我要是说出真相你不准生气。”

    霍思行觉的他没有比那些更让人生气了,结果下一刻真的有!

    “我战友觉的像你这样的世家少爷最爱玩感情游戏,让我试试你是不是真心的。”结果真心是试出来了,也试过头了。

    “所以你就听话的试试罗?!”霍思行气的快要喷火了,桌子拍的震天响:“你是猪呀!我是不是真心你感觉不出来还专门找我气我?!”

    “别拍别拍,仔细手疼。”王邵军拉着人心疼的给揉拍红的掌心。心里再次感叹对象的一身皮肉真嫩,没拍几下手掌心就通红的,哪像他皮厚肉糙桌子拍坏都不带红手指的。

    “所以说就是王先生战友怕霍少玩弄他感情设计几出戏刺激刺激霍少看他吃不吃醋?”程茂把事情理了理。“结果霍少果然吃醋,只是醋劲有点大?”

    沈小瑜揶揄看眼尴尬的霍思行,笑道:“这岂止是有点大呀,简直是非常大!看不出来我们霍少还是老坛沉醋来的。”

    罗锅笑:“瞧着这劲道没个百年功夫恐怕都不成。”吃点醋就要分手可不是劲道大?

    霍思行恼羞成怒起身。“有事,先撤。”

    “就走?你还没吃呢,”王邵军正准备给人挟菜。

    “气都气饱了还吃!”说着就要出门,王邵军赶紧跟上。

    “那我回去给你弄点别的吃,想吃什么?冰箱里还有点雪鱼,我给你切块香煎怎么样?我告诉你娇宝,我香煎的雪鱼可嫩可香了,保证你吃了还想吃”

    听着老远还传来的唠叨声,沈小瑜捂着心口。“怎么办,我被这对‘傲娇别扭总裁受无条件宠溺大兵攻’给萌到了。”

    程茂捶胸顿足。“怎么现在的好猪都喜欢去拱别人家的猪呢,这让地里水灵灵的白菜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呀!”说着泪汪汪握林靖的手:“兄弟呀,以后我们就多受累些吧,否则那些水灵灵的白菜就这么枯萎,真是太让人伤心了!”

    林靖也热泪盈眶,点头狂赞同:“会遭天打雷劈的!”

    沈小瑜:“狼狈为奸!”

    罗锅:“一丘之貉!”

    林尉:“”做为哥哥骂弟弟‘衣冠禽兽’是不是不太好?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