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月升双眸微闪,垂头不语。

    古语有云:百善孝为先。哪怕曲月升拥有着现代人的灵魂,也无法漠视孝道。她是很想见闻远,可是曲丞相这个便宜老爹是在异世第一个给她温暖的人,她早就视曲丞相为亲爹。若是孝义与感情之间只能二选其一,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曲丞相见她纠结的心肝儿都疼了的样子,心中已经隐隐有了决定,不由长叹一声:“女大不中留啊。”

    曲月升眸子一亮:“爹,你的意思是?”

    “贤侄言之有理,爹确实不该关着你。你们的婚事容后再议,至于出门,只要你还记得回家,爹也就欣慰了。”

    “多谢爹。”曲月升轻快地道。

    “多谢丞相大人。”小侯爷也眉开眼笑。

    曲丞相无奈地摆了摆手:“贤侄先回去吧,婚姻大事,也得跟你爹商量商量。”

    “是是是。”首战告捷,小侯爷唯恐曲丞相变卦,连忙告退。

    “爹,那我也先回房了。”月升兴奋地道。

    曲丞相沉了嗓子:“月升跟我进来。”

    莫非又有变故?曲月升扭脸,求助似的看了二娘一眼。

    二娘也是一头雾水,只好向月升挥了挥手,示意她跟上。

    曲月升乖乖跟着丞相老爹进了内室,曲丞相让她在这等着,自己绕去了屏风后,不大一会儿就拎着一团衣物出来,往地上一扔。

    灰色的粗制布料散在地上,赫然是今天月升从船夫身上扒下来的衣服。

    “今天你跟侯府那个小滑头去哪了?”曲丞相低声问。

    曲月升惊讶地后退两步:“我……爹,你知道了啊。”

    曲丞相直直地盯了她良久,看得月升心里直打鼓,良久才长叹一口气:“你以为乔装打扮就能瞒过爹的眼睛?”

    曲月升低头,良久才讷讷地道:“那你为什么还答应让我出去。”

    “女儿长大了,爹抓都抓不住,不放你飞又有能怎样呢?”曲丞相顿了顿,爱怜地摸着月升的后脑:“可是我的宝贝女儿啊,你选的人绝非池中之物,你能把握得住他么?即使你们心有灵犀,那你又是否做好了准备,这一生常伴青灯古佛,摈弃滚滚红尘,甚至要担负误佛的千古骂名呢?”

    曲月升怔怔地抬起头,对上了曲丞相灰色的眼睛。她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老人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了,尽管他经常精神抖擞的让月升忘记他的年纪,可两鬓夹杂的白发和眼角的皱纹,都是遮不住的。

    “爹,我想好了。人这一生,若是因为瞻前顾后而寸步不行,那又有什么意思呢?我从没想过会付出多少,又要得到什么,只是想我所想,做我所做,但求一生无悔。”

    曲丞相连连点头,热泪盈眶的双眼闪过一缕寒光:“好,好,好,我的女儿真的长大了。”

    你去吧,你飞吧,摔倒了,还有爹在你身后保护着你呢。

    农历七月三十,地藏王菩萨圣诞。

    阴雨连绵,灵觉寺升起的袅袅青烟被风雨打散,四散飘零。原本要举行的地藏王菩萨圣诞法会也被这场风雨所阻,改成了在大雄宝殿祈福。尽管如此,灵觉寺的香客依旧络绎不绝。

    人们举着伞,踩着山间的泥石,互相搀扶着才能缓步前行。

    此时,却有一顶八人抬的红木软轿沿着山路曲折而上,不过多时便到达了灵觉寺的正门口,随行的婢女一手撑伞,一手掀开轿帘:“小姐,到了。”

    一双素白的金丝绣花鞋应身踏出,婢女手上的伞立刻全倾向她。

    “我自己撑伞就好。”曲月升不由分说,接过婢女手上的伞。穿越来这么久了,她还是不太习惯别人伺候。

    这场雨来得快,灵觉寺门口接引香客的两个小沙弥没来得及带伞,也只能站在风雨中。

    曲月升想了想,从婢女那要了两把伞和一壶热茶,道:“你们在这里等我就好,不用跟来。”

    “可是小姐……”

    “在这等就好。”曲月升声音不大,几乎淹没在雨声里,却让人听出了不容置喙的味道。

    婢女犹豫地看了她一眼:“是。”

    曲月升拿着伞走向两个小沙弥,浅浅一笑,算是招呼。

    小沙弥们不约而同揉了揉眼睛,显然是无法把眼前衣裙华丽的相府千金跟半个月前穿着灰色僧衣的明艳小尼僧联系在一起。

    曲月升把伞递给二人,准确地喊出了两个小沙弥的法号:“悟慧、悟礼师兄,这么大的雨,你们快撑伞吧,小心淋病了。”

    “月升师妹啊。”悟慧干笑一声,撑开伞,在脑海里仔细回忆了一下跟这位相府千金的交情,好像也就是早课的时候给她解答过几个佛门术语,没想到她竟然记得自己的法号?这个世界可能有点玄幻。

    一旁的悟礼趁着撑伞之便飞快地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低声道:“师妹你个头,人家现在回家了,是相府千金!”

    悟慧恍然大悟,抱歉地道:“曲施主,贫僧一时嘴快,还请见谅。”

    曲月升连忙摆摆手:“悟慧师兄,不要紧的。就算我现在已经不是灵觉寺的尼僧了,但师兄妹之情仍在。两位师兄淋了雨,快喝被热茶暖暖身子吧。”

    说着,曲月升亲自倒了两杯茶,分别递给悟慧和悟礼。

    “这……”

    悟慧和悟礼对视一眼,犹豫地接过茶杯,温热的茶水一下肚,整个身子都暖了起来。

    师妹真周到啊。两个小沙弥渐渐放松。

    曲月升低叹一声,愁苦地自言自语:“今天是地藏王菩萨圣诞,我特意过来想听圣僧*,不想一场大雨竟害得法会取消,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简单啊,闻远师叔每年都会去地藏殿念经,祈愿三界六道众生早得解脱,你去找他就……哎呦,踢我干嘛!”悟慧对悟礼怒目而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