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www.yyly.com.cn】,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荒古殷墟外域的一处荒岭小路上,萧隐和方柔并肩而行。

  突然,萧隐猛然一抬头,看向天空,一个小小的黑点出现的半空。

  萧隐双掌微合,放于唇边,朝着半空接连发出一连串似有节奏的的奇特音节。

  再看半空中的黑点,顿时微微一顿,然后方向一偏,朝着下方萧隐所在急速掠下。

  萧隐单手一伸,一只木制机关符鸟落在了掌中。

  方柔看得颇为好奇,道:“这是你们千机宗的传信机关?”

  萧隐点点头,轻拍鸟首,机关符鸟的肚腹裂开一条缝隙,一张小小纸条脱落而下。

  萧隐快速浏览之后,双眉一皱。

  “怎么?”方柔问道。

  萧隐收起纸条,沉声道:“千机宗四堂弟子遇到麻烦了。”

  方柔道:“什么麻烦。”

  萧隐道:“上面没有说得太详细,只是聊聊两句,说是遇袭,对方实力强劲,千机宗众人危急。字体潦草,看来是在极为仓促情况下写成。可见情势确实危险。”

  方柔道:“徐兄打算怎么办?”

  萧隐道:“自然前往营救。”

  方柔道:“如此一来,只怕会耽误我们的事情。”

  萧隐看了方柔一眼道:“先救人,再办事。”

  方柔看着萧隐平静幽深的瞳孔,背脊微微一凉,旋即微微垂首道:“一切听徐兄的。”

  萧隐朝着飞来的机关符鸟的鸟尾处连点数下,道:“快!前面带路!”

  机关符鸟双翅一振,重新飞向天空,朝着西北方某个方向飞驰而去。

  萧隐一拍剑齿母皇,道:“事情紧急,只能劳烦你了。”

  剑齿母皇晃了晃硕大的虎首,似乎颇为自傲地嗷了一声。

  萧隐单足一偏,坐在了虎身,随后看向方柔,道:“一起上来,想要救人,就不能耗费太多体力在赶路上,坐我的坐骑去。”

  方柔微一迟疑,一翻身,稳稳坐在了萧隐身后,然后牢牢抱住了萧隐的腰。

  一缕幽香从背后传来,紧接着,萧隐感到方柔的脸庞有意无意地贴在了自己耳后,随着方柔的呼吸起伏,一缕缕幽香不断地在萧隐脸庞边拂过。

  萧隐没有理会是否是方柔刻意如此,只是一拍剑齿母皇脑袋:“走。”

  剑齿母皇低吼一声,四足用力,尘土一扬,硕大的身躯如疾电般飞驰而去,眨眼间拖出一道长长的尘龙。

  ……

  荒古殷墟外域的一片芦苇荡中,何心隐带着五名千甲堂弟子,隐匿趴伏在一个临时搭建的土丘后,一众人等皆是面色苍白,身上血迹斑斑,极为狼狈的模样,显然是经历过一场激战,而且都各自负伤在身。

  一名面容清秀的十五六岁少年,紧张万分地盯着四周,待确认没有异常之后,用极低声音问道:“师姐,现在怎么办?”

  何心隐此刻身上罩着一件银色软甲,双臂和双腕之上都套有两节六边形的机甲装置,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

  何心隐双目微凝道:“等。”

  少年瞪大了双眼焦急道:“等死?”

  何心隐轻骂道:“闭嘴!如今我们身陷重围,不能力敌,只能抱团隐蔽,积蓄力量,等待时机。此刻若是轻举妄动,只会被他们逐个击破。”

  少年有些惶惶道:“可他们实力太强了,光真元境修士就有好几个,前日一出手,便直接杀了我们十几个人,几乎是我们的一半人手。现在我们四堂弟子分散逃命,也不知道其余几堂怎么样了?唉,我们千机宗运气怎么那么不好,才刚刚进入秘境,就遭遇这般强敌。”

  何心隐怒道:“蠢话!你以为秘境里面到处是宝,闲逛两圈就能捡到么!敢进来,就得做好随时死的准备。”

  少年缩了缩脖子,嗫嚅道:“我只是觉得太奇怪了,怎么刚进来,就遇到这么强的对手。而且看上去,他们好像都准备好了一样,直接半路杀出来,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好像一早就知道我们会走这边。”

  何心隐道:“我也发现了,是有些奇怪,看装扮,他们应该是魔云山脉修炼鬼道功法的鬼影门。魔云山脉与我们青云山脉相隔千里,千机宗和鬼影门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也没有什么仇怨,不知道为什么向我们出手?而且看样子,似乎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少年试探性问道:“我听说荒古殷墟秘境内的情形,外界的人是可以看到的,听说是有人怕试炼出事,特意安排了一些手段在秘境里面。师姐,你说,掌门会不会已经看到我们的危险了,然后来救我们啊?”

  何心隐摇头道:“你说的我知道,那是一种很神秘的机关,听说隐匿在千丈高空之上,负责将秘境内的一切反馈给外界。本来一开始我也抱有一丝你这种幻想,后来却发现不可能。”

  少年一怔道:“为什么?”

  何心隐道:“你也看见了,荒古殷墟秘境何其广大,据我猜测,这个独立空间,只怕赶得上整个南墟疆域一般大小了。此次进入秘境的宗门,听说不下百个,人数相加,只怕接近数千之众,这么多人,分散在如此广袤之地,外界之人纵然可以通过那些机关,观看秘境内地情形,可如何能够确保,这秘境内的每一寸角落发生的事情,都可以被看到?听说那些神秘机关是天星商会所造,所以我大胆猜测,天星商会很可能会暗中跟一些大宗大派做成某种交易,只要那些宗门付出足够的代价,天星商会便会刻意关照那些宗门的弟子,让他们的情形可以第一时间反馈至外界,从而确保安全。像我们这种不入流的小宗,只怕死绝了,也没人管。宗主纵然有心,只怕也是无力。”

  少年面色一白:“那我们死定了!”

  何心隐:“未必。”

  少年呆呆地看着何心隐道:“照师姐所说,没人管我们,我们真的死定了。”

  何心隐看着少年慌乱的眼神,坚定道:“有!有一个人会来救我们,只要他看到了我发出来的求救符鸟。”

  少年先是一愣,随后陡然现出一丝狂喜之色道:“哦!对了!是徐师兄!”

  也许是少年太过激动,声音竟然不自觉得提高了几分。

  何心隐大惊,直接一把捂少年的嘴。

  少年顿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大意,顿时懊悔不已。

  可惜,为时已晚。

  一阵腥风陡然破开层层芦苇的遮蔽。

  三道黑影如几只黑色大鸟一般,飞掠而至,落在何心隐六人身前,呈一个三角形将众人围在当场。

  这三人尽皆身披黑色斗篷,头戴黑色兜帽,脸上罩着一个极为狰狞的恶鬼面具,身后各自背着哭丧棒、招魂幡、丧门剑三种极为冷僻的奇门兵器,看上去宛如招魂恶鬼一般,恐怖无比。

  从气息来看,三人赫然都是真元初境修士。

  身背哭丧棒的修士,发出一阵阴磔磔的怪笑道:“还挺会藏的嘛。小家伙们,捉迷藏好玩吗?”

  何心隐六人顿时面无血色,根本说不出来一句话。

  手持招魂幡的黑袍修士冷冷道:“废什么话!赶紧弄干净走人。”

  手持丧门剑者淡淡道:“行了,我来。”

  话音未落,沧啷一声。

  一道冰寒剑光亮起!

  方圆三丈范围内的所有芦苇直接被剑光之锋一削而断,如瑞雪般簌簌下落。

  真元境修士,一剑之威,何等强大。何心隐等六人,不过真气境而已,如今身陷三名真元境修士的包围下,早已经被那身背哭丧棒的修士暗中以真元禁锢之法,给限制在当场,根本动弹不得。如今面对如此一剑,根本生不出半点反抗之心。

  何心隐等人眼中现出绝望之色。

  剑光如电,下一刻,何心隐六人就要人头落地。

  当啷!

  一声金属碰撞的脆响。

  一道黑色剑气凭空现出,直接撞向剑光。

  原本璀璨夺目的剑光,直接黯淡如尘,转眼便崩溃消散。

  三名黑袍修士大惊,同时看向四周,怒喝道:“什么人?”

  一片芦苇丛突然由远及近地微微分开,现出一条道路。

  一名身着粗布麻衣,身背黑匣的少年,朝着众人缓缓走来。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