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www.yyly.com.cn】,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开颅手术圆满结束后,彼多像是操作‘一体式电饭煲’般,将奎爷天灵盖给扣回去,并且按照原来的形状对准。

  接着,她拿出一款特制订书机,沿着脑壳的缝隙,不断钉入图针,将上下两层骨骼钉死。很快,围绕奎爷的大光头,歪歪扭扭钉出一条有些像蜈蚣的大圆环。

  喵管家欢快的摇动尾巴,拍拍手一脸愉悦道:“主人,完成了!”

  说着,她将一个装有若干条血红色蠕动丝线的玻璃瓶递给李墨。

  接过玻璃瓶,放在光线下观察,里面有一团彼此缠绕,盘成一团的血丝异物,很像钓鱼时使用的红虫,但是更细、更长,就像一根细线。

  “啧!有趣。”

  将瓶子收好,李墨将门口伫立等候的患者家属‘阿特柔斯’请了进来。因为双方刚刚签订契约的缘故,柔公子并不担心李墨敢对他父亲不利,毕竟契约中有着严格约束。

  “我父亲的病情如何?还有救吗?”

  李墨没急着回答,而是思考片刻斟酌措词,这才道:“严格来讲并无大碍,令尊的间歇性脑年痴呆,与传统阿尔茨海默病有很大差异。他作为一代战神,阴神修为至少七劫,并且早已合了元神的强者,无论从哪一方面讲,早修成所谓的无漏金身,难以磨灭,通常情况下是不可能患上这种疾病的。”

  阿特柔斯闻言,深以为然的点头:“我当初也是这样想的。但这些年来,父亲数次发病,越来越严重,种种症状都与‘老年痴呆’不谋而合,而且我也寻找过当世名医,也是同样观点。到了他这个层次,很难生病,然一旦患病,必然是独特的个例,难以用传统的病理去定义,也没有足够层次的医生来针对治疗。”阿特柔斯哀叹道。

  奎托斯这个神级强者,本身就是异度宇宙的神灵之躯,来到希塔海姆融后即便水土不服,需要在晶壁天道监管下,将‘原始神格’进行转码编译,符合‘晶壁天道’格式,但依旧是神级层次,一个准‘虚拟金仙’果位跑不了。

  这种级别的患者,哪怕随随便便得一个感冒,那也是神级感冒。从中产生出的‘感冒病毒’,也是法则级的‘金仙瘟疫’。

  所以要为奎托斯这种患者治疗,必须拥有‘私人法则’的治疗系修行者才行。普通医生是搞不定的。但两父子血债累累,一路逃难,如何请到相应层次的医生?因此只能购买各种仙丹,瞎嗑碰运气,奎托斯的病情也时好时坏,反复发作,逐渐智障。

  今日碰到李墨这种,随身携带顶级‘管账喵管家+贴身暖床女护士’的大佬,正好对症下药,为他父亲进行了专业治疗。

  李墨这是又道:“的确和老年痴呆很像,却是另一种疾病。用简单的常识来解释,就是顽固型脑血栓所引发的反复中风,一次次摧残奎老爷子的脑子,造成间歇性中风,进而演变成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具体表现为:记忆障碍、失认、执行功能障碍,以及人格和行为的改变。”

  “这不可能!我是了解中风的,根本不是这个症状。何况我父亲堂堂战神,怎么会败给‘脑血栓’?简直可笑。”

  阿特柔斯有些气氛,觉得李墨在愚弄他。他父亲哪怕是被强敌以邪法诅咒,或者被施加巫蛊剧毒,都比区区‘脑血栓’更让人能够接受。

  “不不不,病理虽是脑血栓,但并非简单的中风。就像一个神灵感冒了,那些‘感冒病毒’本身就已孕育出‘瘟疫法则’的致命天灾,能够诞生出‘瘟神’的强大物质基础。而非凡间普普通通的普通病毒。”李墨解释道。

  阿特柔斯认真思索:“你是说,我父亲的病情并非听起来那么简单?”

  李墨欣慰点头:“不错,公子可听说过神孽?”

  阿特柔斯瞳孔一缩:“神孽是不应该存在的,和没预见到的神力的产物……”

  “你所言只是标准答案,神孽其实有着无数种类,诞生原因也千奇百怪。但它们有着相同的特征:扭曲,奇异、恐怖,是一种难以言喻又不该存在的禁忌产物,是法则序列中的错误与bug。它们拥有神性的火花,难以被消灭,几乎是永生的畸变体。”

  李墨顿了顿,强调道:“不过的神孽,同样有强有弱。也存在尚未未孕育成熟的幼生形态。”

  阿特柔斯立刻把握住这话的隐喻:“这和我父有关!”

  “的确,和奎先生有关,和神孽有关,和你们父子的错误饮食习惯有关。”李墨点头。

  “能告诉我原因吗?”

  “当然,将‘神孽’这个概念模糊泛指的话,可以用在许多地方。比方人体是一处小宇宙,而体内正常细胞就是芸芸众生。那么变异的‘癌细胞’,就如同人体宇宙中的‘神孽’。”

  这些知识阿特柔斯在圣地读书时都学过,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单纯的癌变对修行者而言只是小意思,轻易就能抹杀掉。但如果发上在战神的体内,又长期不加以遏制,并且这些癌变细胞拥有充沛神性血液做营养物质的环境缓慢发育生长,最终诞生的‘癌细胞’将顺利获得‘神性的火花’,它们本质又是畸形扭曲的癌变产物。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已经算是‘神孽’的雏形种子了。”

  阿特柔斯脸色一变,说的很有道理啊。

  “如果奎托斯先生放任这些‘神性癌变’增殖,当哪一日死去后,这些‘神性癌细胞’非但不会消亡,反而会以他的神躯为食,进一步发育壮大,最终自我补完,借助一尊战神为宿主破体而生。那时候,它将成长为一只真正的‘新生神孽’。”

  阿特柔斯听得心中发寒:“怎么会这样?人体是拥有免疫力的,而神灵无漏,更加完美!”

  李墨点头:“话是这样说没错,但获得神性火花的‘神孽癌细胞’本身也不是好清理的。奎老爷子的癌变部位是血液,却没有发展成常见的血癌,反而聚集成一团,与他体内的免疫系统相互对抗,最终富集在脑血管中,将死亡的癌变细胞堆积起来,凝聚成阵地,久而久之形成脑动脉粥样硬化和斑块,并在此基础上影响脑部血流缓慢、血压偏低,影响到他的健康。”

  阿特柔斯回忆道:“我父亲重病之前,的确有过偏头痛症状。”

  “战神每一次服用仙丹后,体内免疫系统都会得到一次强化。那些药力就像雇佣军,大肆摧残杀戮这些‘癌变体’,因此你父亲的病常有好转。但问题出在你们家的饮食习惯上,很不卫生、更不健康,竟然生啖巨人,直接用为杀毒的血浆酿酒,而这些食材都是‘半神生物’。”

  李墨环顾战神家中,视线落在那具被截肢的独眼巨人身上:“若我没看错,你们喜欢将猎物的亡魂封印进尸体中,封锁在血肉中,再生吃。”

  阿特柔斯一脸惭愧:“这是父亲的习惯,他喜欢将败者的灵魂囚禁在血肉中,然后一同吃下,这样能获得更多力量,是‘人炼’中一种高效秘法。”

  “秘法?邪术吧!虽然高效吸收神魂与血脉,但副作用也强大。半神生物的怨念会在血肉中滋生出可怕的毒素,它们为你父亲带来力量的同时,也在为体内那些‘神孽癌细胞’补给燃料。而且奎先生一生杀戮太重,身上缠满了怨魂。若是安心隐居颂佛,加盟小电音寺,每日聆听电音净化心灵,只会健康长寿。”

  “但你们变本加厉,过于残暴狂野的饮食习惯,不断为他体内的‘癌变细胞’补充能量,附着在动脉的内膜形成血栓,我称其为‘神孽血栓’,这些如同红虫的东西遍布战神的大脑,同时释放毒素侵蚀、麻痹、伤害神魂,引发出一系列‘脑年痴呆’症状。”

  “这种病症很难治疗,因为神孽细胞本就来源于他自身。需要从饮食、生活方式等方面入手,减少杀戮、净化心灵、心平气和……我的助手,已经摘除掉大部分‘神孽血栓’,再次将病情抑制住,大约调养一个月,就能重新恢复神智。但未来是否康复,就要看他自己了。”

  听完李墨叙述,看到那个玻璃瓶中封印的‘血丝’,阿特柔斯不再质疑:“可是,我父亲生性暴戾,一言不合便灭人满门。他一旦恢复理智,再度与人结怨,怕是又要重蹈覆辙。”

  李墨沉吟道:“嗯……我这里有一门‘前额叶切除手术’,技术成熟,用过的患者都说好。公子若感兴趣的话,我们可以提供服务。”

  “收费吗?”

  “可以用奎先生切除后的‘前额叶’来抵债。”

  阿特柔斯没有立即答复,心中猜想李墨这般大献殷勤,必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这目的自然落在他父亲的‘额前叶’上!

  他到不认为李墨是个有特殊收藏癖的BT,之所以索要要父亲的前额叶,阿特柔斯猜测,恐怕和契约中斩断因果有关。作为父亲大脑最终重要的一部分,自然有着巨大的‘因果联系’。

  他在圣地读书时,有一节‘灵宝理论应用课’上,专门讲到‘封神宇宙-钉头七箭书’这件禁忌装备。涉及到‘因果法则’的歹毒禁术,杀人于无形,属于降头咒术最高级变种,用扎小草人的方式咒杀敌人。

  只需要生辰八字为引,就能发动,曾经干掉过赵公明。区区八字都有如此威力,对方索要父亲的‘前额叶’,自然能以更低的成本、更强的因果联系,施展最歹毒的秘术。

  阿特柔斯已经签订合同,自然相信李墨不敢加害他父亲。那么他千方百计索要此物,就是拿来代父亲应劫了。

  很快,诡计多端的柔公子脑中,浮现出很多技术。包括以‘前额叶’培养出以假乱真的身外化身,代替父亲承接他在主世界的地位,背下所有因果,用来吸引各路仇家,以魂飞魄散的方式,将这些因果画下句号,假死脱身。

  最终,阿特柔斯同意了李墨的建议,帮助老爹做完这场手术,获得永久的安宁与慈祥。另一方面,随着他父亲完成‘慈父手术’后,他将成为真正的‘战神’,又不违背‘孝道’,真是两全其美!

  李墨当然不清楚阿特柔斯的想法,他千方百计索要奎爷的‘前额叶’当然有自己目的,不是拿来斩断因果,也不是收藏,但是和接下来的这趟旅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用一张油纸将战神前额叶包裹好后,李墨选择了告辞:“这次移民定在七日后。我需要一段时间进行完全准备,公子最要也收拾整理行李,一旦通过轮回殿完成跨晶壁跃迁后,你恐怕再也回不来了。”

  “多谢提示。”阿特柔斯点点头,心中非但没有遗憾和沮丧,反而充满了野心。

  他在希塔海姆参与晶壁内测实在太被动,不仅出道最晚,而且地狱开局。圣地中那些同窗一个两个都比他有背景,他空有才华也无处施展。想在希塔海姆出人头地,实在是难难难。

  这次跨晶壁移民,未尝不是一个机遇。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