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www.yyly.com.cn】,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迪尔伦缓缓的叙述中,徐楠才了解到,原来【巫妖桑格尔】从来都不是一个特定的人。

  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究竟形成于何时已经不可靠,后续继任冰锯谷之主的人,也没有刻意去纠正它。

  更何况,一个从太古时代活跃至今的神巫妖,对那些不怀好意的觊觎者来说,肯定更有威慑力。

  所以,这个误会便被一直延续了下来。

  所有人都以为,成千上年来,冰锯谷之主一直没有变化。

  这个秘密,只有迪尔伦自己才知道。

  但在他之前究竟有多少个“桑格尔”,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

  “估计是为了避免麻烦,所有戴上这枚指环的人都决定自称桑格尔,而我在拿到这枚指环之后,也没有更改规矩的意思……”

  迪尔伦自嘲一笑:

  “虽然顶着别人的名号生活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徐楠和伊芙琳面面相觑,眼神之中均有疑惑之色。

  如果迪尔伦所述都是真实的,那么徐楠更在意,他在这个时候将这个秘密分享给自己和伊芙琳意味着什么。

  他不敢想太多,之前迪尔伦的种种举动已经让他猜到了一些很不好的结局。

  虽然他很嫉妒这厮的容貌和实力,但他也不希望迪尔伦以身犯险。

  神巫妖确实很强大。

  但在太古之神的复苏之战中,究竟能不能全身而退,还是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的。

  地下的战局或许没有即将开启的暗面战场那么激烈,但同样不是凡人可以染指的层次。

  或许连传奇,都只能勉强拥有成为炮灰的资格而已。

  一想到这里,徐楠心中就更沉重了。

  他看着迪尔伦手里的指环,露出一丝不解之色。

  按照迪尔伦的说法,任何人戴上这枚指环,都能成为【巫妖桑格尔】!

  这枚指环,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这已经超出了他对神器的认知。

  就算这枚指环中拥有神明的权柄,也不该有如此强悍的效果才对!

  迪尔伦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心事,主动解释道:

  “这枚指环有个名字,叫做【最初的灾祸】。”

  “最初的灾祸并不是什么特别有名的神器,但它蕴藏的力量,是连天界诸神都垂涎三尺的……”

  “戴上这枚戒指,你至少可以拥有34个职业等级!”

  “当然,你也会失去一些别的东西……”

  ……

  迪尔伦陷入了追忆之中,一边追忆,一边叙述。

  他的语速并不快,咬字很清晰,似乎生怕徐楠和伊芙琳误解了这段故事的某些情节。

  故事要从迪尔伦自己说起——

  曾经的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游学者。

  他出生于冰锯谷南方的一个地底人类的大型聚落,属于冰锯谷的一个附庸——这种开局在地下世界其实已经非常值得旁人羡慕了,至少在童年的时候,迪尔伦没有遭遇什么生存方面的威胁。

  他的父母都是商人,拥有自己的商行和护卫,在聚落和冰锯谷之间往来做生意,算是小有财力和实力。

  这让迪尔伦有资格接触同龄人无法接触的东西:书本、水晶球、魔杖和各种故事集。

  迪尔伦从小便非常喜欢书籍和知识,长大成人之后,更是立志成为一名学者。

  他的父亲非常尊重他的想法,将他到了冰锯谷官方施法者机构的研究所中。

  在那里,迪尔伦首次接触了魔法。

  研究所的光阴匆匆而去,等迪尔伦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年轻的时候,他的父母已经在意外中去世多年,给他留下的财富虽然不算太多,但也能让他在冰锯谷中勉强生存下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接触到了【永生之村】的秘密——出于一些机缘巧合,他在一伙强盗的手中找到了据说记录着永生之村坐标的地图。

  凭借着渊博的学识,迪尔伦兴奋地破译了地图上的密码,并顺利地将其原貌还原了出来。

  可惜那份永生之村的地图并不完全,大约只有四分之一。

  迪尔伦并不气馁。

  他对太古之神和永生之村的存在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于是,他开始利用自己在研究所的职权,频繁地出入图书馆,甚至偷偷溜进了当时的巫妖桑格尔的私人图书馆,查阅相关书籍,追寻永生之村的秘密。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掌握了一部分的魔法,获得了一些延长寿命的小手段。

  哪怕已经年近五十,他仍然可以让自己看上去如同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般。

  但这些并不是迪尔伦所追求的。

  当时的他,对未知的一切知识都非常感兴趣,而在冰锯谷之中,他唯一好奇的就只有【永生之村】了。

  他动用一切资源,发了疯似的寻找永生之村的秘密。

  永生之村似乎也和他非常有缘分。

  陆陆续续的,他找到了合计四分之三的永生之村的地图。

  那时候迪尔伦已经七十多岁了,按照地底人类的寿命,他至少还有七十年可活。但他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冰锯谷,带着自己的护卫们,踏上了寻找永生之村的道路。

  其实,那个时候的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他希望能找到永生之村,从而复活自己的父母,他希望能补偿在求学年代对父母的亏欠和无视。

  抱着这样的坚定念头,迪尔伦的寻找永生之村的道路却屡屡受挫。

  伴随着第三次寻找永生之村行动的失败,迪尔伦破产了。

  他的护卫队也解散了。

  研究所因为他的失职而免除了他的职务。

  他变得穷困潦倒起来。

  迪尔伦没有放弃,第三次行动虽然失败了,但却让他集齐了那份地图的全部。

  到了那个时候,他才恍然大悟。

  他独自一人上路,凭借着易容手段,艰难地在地下种族群体之间辗转生存,最终真的找到了永生之村。

  可是。

  迎接他的,只是一个空空荡荡的村落。

  以及一个并不该在永生之村里出现的人。

  那个人,就是前任巫妖桑格尔。

  当迪尔伦抵达永生之村的时候,前任桑格尔轻轻地笑了笑,评价道:

  “你很有毅力,可惜运气差了点。”

  “这里确实是永生之村,但村里的人们不常在。”

  “他们和我一样,背负着巨大的使命,所以也不得不过着和常人迥异的生活,你现在是没办法找到ATM的,如果我没算错的话,距离他们下一次出现,还有两百年左右的时间。”

  此言一出,迪尔伦顿时傻眼了。

  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作为冰锯谷的子民,他怎么会怀疑有人胆敢在地下世界假扮桑格尔?

  那股强者的气息,也不是普通人能扮演的。

  迪尔伦向前任桑格尔表达了谢意,心灰意冷地准备离开。

  但就在这个时候,前任桑格尔忽然告诉他,他可以满足迪尔伦的心愿,但前提是,迪尔伦必须要做好牺牲一切的准备。

  迪尔伦欣喜若狂地答应了。

  当时的他已经身无分文,身体状况也是油尽灯枯的状态。

  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更何况,聪明的他早在察觉到前任桑格尔身份的时候便意识到,在过去的数十年里,自己能陆续不断地接触到永生之村的秘密极有可能是在这位冰锯谷之主的安排下才能做到的。

  他是个聪明的学者,大概猜到了前任桑格尔这么做,可能是为了考察自己。

  只不过他没有将这些东西说出来。

  事实也如他所料。

  前任桑格尔坦诚,是他安排迪尔伦接触到永生之村的秘密的。

  因为——

  “永生之村的秘密,就是我的秘密。”

  这是前任桑格尔的原话。

  前任桑格尔命令迪尔伦发下了重誓,然后在迪尔伦一脸懵逼的情况下,将那枚【最初的灾祸】戴在了迪尔伦的手指上。

  那一瞬间,他便成了“桑格尔”。

  他拥有了神巫妖的力量。

  而前任,却在告知他相关事宜之后便不知所踪了。

  迪尔伦在永生之村枯坐了三天,弄清楚了很多事情,然后才离开。

  他返回了冰锯谷,遵循了自己的誓言,凭借着【最初的灾祸】的力量,顺理成章地继承了前任的所有财富、资源——甚至是记忆!

  是的,最初的灾祸中,不仅储存着强大的力量,还有戒指历代主人的人生经历。

  那些形形色色的经历,在日后的岁月中慢慢入侵迪尔伦的意识。

  他有些时候甚至会忘记自己的真名,会觉得自己和其他戒指主人一样,都是神巫妖桑格尔的一部分。

  这种感觉着实令人不寒而栗。

  但最初的灾祸带给他的绝对力量,令他很是满足了一段时间。

  一直到一些不安的讯号出现。

  迪尔伦才开始思考更多东西。

  或许,戒指本身的力量并没有什么问题。

  但驾驭力量的人,却很难像真正的巫妖那样保持百年如一日的心境。

  他开始追寻更多的秘密,不仅开始挖掘前任的记忆,甚至开始挖掘这枚神器的来历。

  虽然很辛苦,但他最终还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些东西。

  只是结果却并不能让他满意。

  因为他发现,哪怕自己找到了这枚戒指的真正来历,也无法改变什么。

  “你们恐怕无法想象,当我确定最初的灾祸的来源的时候,我的认知受到了多大的冲击……”

  说到这里,迪尔伦自嘲一笑:

  “因为这枚赐予我强大力量的戒指,竟然起源于一个会因为屡屡自杀受挫而感到愤怒和沮丧的家伙……”

  “那家伙现在早已被人遗忘。”

  “他就是死神赫尔墨。”

  “第四位……太古之神。”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