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www.yyly.com.cn】,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个月后,春天已经到来了,彭思诚在家里还懒懒的躺在床上,罗静琣在梳妆台边梳着头,阳光暖暖的照进房间里,一切都那么温馨自然,彭浩明爬起床,走到梳妆台前,低下头亲吻了一下自己的爱人。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了,彭浩明看了看屏幕,接通了电话:“想请我吃饭?”

  “我在莲花山,来踏个青吧。”郎群说道。

  “那么远?”彭思诚笑了笑。

  “我记得你有一台牧马人,应该还能开得动吧。”郎群笑道。

  “亲爱的,我们去踏青吧。”彭思诚挂断电话,对罗静琣说道。

  “好呀!”罗静琣甜甜的笑着答道。

  牧马人停在了莲花山的停车场,彭浩明看到了郎群的雷克萨斯停在那儿,郎群和小武站在车头前,郎群的胸前还装模作样挂了一台单反相机,彭思诚下车,对罗静琣说道:“小琣,帮我买一瓶水。”

  罗静琣看了看彭思诚,又看了看郎群,点了点头走到一边去买水。

  郎群和彭思诚相视一笑,没有说话,拾级而上。

  “秋高气爽,秋高气爽啊!”两人走上了观景台,站在天台的栏杆边上郎群感叹道。

  “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彭思诚纠正道。

  “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从来不说谎。”郎群笑道:“彭浩明,唔,应该叫彭思诚,我们多久没来这里了。”

  “算起来上次在这儿见面到现在,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彭思诚说道。

  “有那么久吗?”郎群笑了笑,时间过得真快啊:“彭思诚,这5年留下了多少回忆?”

  “仔细想想,在黑名单上挂名的日子的确不好过。”彭思诚笑道。

  “好吧,总算结束了。”郎群伸了一个懒腰,春天的阳光懒懒的撒在身上,远处的群山在慢慢复苏,给山上铺上一层嫩绿色,景区里的花也舒展开来,争奇斗艳。

  “彭思诚,我很想问一问,你为什么要放走朱魅儿?”郎群突然问道。

  “唔,我也说不清楚,我只是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重新开始的机会。”彭思诚想了想说道。

  “唔,重新开始的机会……好吧,就算给她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吧。”郎群笑了笑,虽然有些小小遗憾,但这并无伤大雅。

  “不过,我也很想问问,这样值得吗?”彭思诚很认真的问道。

  “值得?你是说牺牲?!”

  “彭思哲,高陵,还有其他那些受伤的,牺牲的人们……”彭思诚叹了一口气。

  “你觉得呢?”郎群反问道。

  “我进入部队的第一天,教官告诉我,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干,哪怕每个人都不理解你。”

  “你的教官有没有告诉过你,美好是需要守护的?”郎群问道。

  彭思诚愣了一下,陷入了思索,郎群指了指山下的景色,哪儿还有踏青游园的人们,阳光照在他们欢笑的脸上:“彭思诚,没有战火换不回花香,世间如此美好,值得我们在黑暗中守护。”

  “我懂了,这世界虽有战火也有花香,我在战火中,他们在花香里。”

  “彭思诚,我就喜欢你的聪明,唔,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郎群笑道。

  “结束了,我该结婚了。”

  “从黑暗中走出来了,是该去享受一下花香了!”郎群笑道:“世间唯爱不可辜负,不可辜负啊!”

  世间唯爱不可辜负,彭思诚听到这句话,心中掀起一点点波澜,不知道现在安吉儿在哪儿,朱魅儿呢?不过这一切都结束了,世间唯爱不可辜负,但也要珍惜眼前人……

  “我也是这么想的,好了,我要和我的未婚妻踏青去了。”彭思诚看着罗静琣远远的走过来。

  “彭思诚,我想问问,这些年你是不是无数次想过把我干掉?”郎群突然问道。

  “唔……似乎想过,多少次不记得了。”彭思诚笑道。

  “哈哈……哈哈……我喜欢你的坦白。”

  “对了,我也想问问你,这么多年,你有没有怀疑过我?”彭思诚问。

  “似乎有过,多少次也不记得了……不过最后我都选择了相信你。”郎群很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彭浩明问。

  “因为,这世界总还会有忠诚守护的人的,哪怕他在黑名单上。”郎群笑道。

  “喔,那真谢谢你的信任,再见!”彭浩明对郎群说道,没等郎群回答,迎着罗静琣微笑着走过去。

  “再见!”郎群笑道,这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那一瞬间郎群觉得自己把他们拆开这么多年多少有些愧疚,让他好好享受生活去吧。

  “彭思诚,如果有一天还需要你,你会不会再帮我?”郎群看着两人挽着手远去,突然叫道。

  彭思诚停下了脚步,举了举手挥动了一下,没有回答,和罗静琣慢慢的走出了郎群的视线,郎群举起手里的相机,对准这鸟语花香的春天。

  ……

  龙坤的被捕不亚于像一场地震,波及着这片土地上的每个人,局势变得越来越不稳定,那些或大或小的头目们纷纷摩拳擦掌,无所不用其极的为自己争夺一切可以争夺的利益,朱魅儿的那个小小王国在风雨飘摇中摇摇欲坠,她也已经不再是江湖上的那个冷酷的黑寡妇,也没有人再忌惮的叫她一声“魅姐”,她再没有能力从那些强盗手里夺回自己的地盘,翁猜怎么也联系不上彭浩明,他苦苦劝说朱魅儿躲避这纷杂的乱世,已经没有了任何希望的朱魅儿听从了翁猜的劝告,踏上了开往异乡的游轮……

  未来在朱魅儿面前已经蒙上了一层层黑色,她没有任何憧憬,甚至看不透一切。她在这艘豪华游轮上显得是那么郁郁寡欢,在这个寻找艳遇的绝好地方,美丽是猎艳者的猎物,朱魅儿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向他献殷勤,在他们眼里,自己不过是一个艳遇的绝好对象,经过一夜的缠绵,当船靠岸的时候各奔东西。

  朱魅儿不想这样,她希望平静,可是却再也找不到陪着自己平静的人,绝望吞噬着朱魅儿的心,她觉得生无可恋。

  回想自己走过的这么多年,朱魅儿可怕的发现自己所有的美好记忆都停留在了16岁之前,那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的美丽、也是多么的开心啊,朱魅儿仔细的回想着16岁前的点点滴滴,不言苟笑的父亲,他似乎几乎没有在家呆过,母亲……那个为了保护自己不顾一切的母亲,朱魅儿流下了眼泪,她曾多少次说过要给母亲一个安逸的晚年,可是母亲却没有能等到这一天,朱魅儿逃离大陆后没多久,母亲就因为抑郁而去世,自己甚至没能去看她最后一眼……

  “不仁不义……不忠不孝……朱魅儿,你都凑齐了……”朱魅儿凄惨的笑着:“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想这样!我也是被逼的!”

  可是谁逼了自己?张志强?是的,是他,在16岁生日那一年,这个混蛋走到自己面前,他高大帅气,他玩世不恭,当他唱响那曲:“你的眼神”的时候,朱魅儿的心都被融化了,那一刻她为自己选择了万劫不复的路……

  可是,真的没有回头路吗?朱魅儿仔细的想着,信宜……林朝辉……彭浩明……一个个脸庞在朱魅儿眼前闪现,他们觊觎自己的美色,一步一步把自己拉入了不可翻身的深渊,可是……似乎也曾经有过希望,彭浩明给过自己希望。

  “彭浩明……”朱魅儿轻轻的呼唤着这个名字,他也为自己唱过这首歌,她曾经以为,彭浩明会是自己的真命天子,可是命运又给自己开了一个玩笑,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朱魅儿愤慨的在心里哭喊着,可是没有人听见,也不会有人关心。

  “如果自己选择丢下一切,会不会此时一起远走的是和他一起呢?”朱魅儿想到,随即凄惨的笑了笑:“不……不可能……他不是我的,不是我的……”

  一阵阵的海风吹拂而过,这柔和的海风没有舒缓朱魅儿的心情,她靠在船舷边,看着碧蓝的大海,它在召唤着自己,大海!蓝天,多么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色,可是在朱魅儿眼里,一切都是灰色的,灰暗得让她看不到任何希望。

  “朱魅儿,如果来生还是这个命运,那你就祈求上天让你的生命终结在16岁的那一天吧……”朱魅儿对自己说道,闭上眼睛轻轻的迈出了那许多人不敢迈出的一步。

  “有人跳海啦!”游轮上有人惊呼道!

  ……

  彭浩明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江湖上只知道那一天他和龙坤约见点兵台,但至此之后没有人再有他的消息,龙坤的倒下留下的巨大地盘更值得去拼搏,还有更多迫在眉睫的事情需要去做,大家很快就遗忘了曾经出现过的这个人。

  翁猜苦着脸,好不容易找到个好老板就这么没了,他现在心底开始后悔当初没有多赚点钱,但日子总得过下去,翁猜得给自己再找一个老板,可是这个老板到底怎么样谁又知道呢?他百无聊赖的看着手机,自从彭浩明离开之后,手机安静了许多,安静得让翁猜不敢相信。屏幕亮了一下,翁猜打开一看是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加工厂西北角保险箱归你了。密码16SL”没有署名,没有落款。

  翁猜翻开西北角的杂物,果然看到了一个用油布包裹的保险箱,翁猜撕开油布,默念着:“一路顺利……”按下了密码,保险箱“吧嗒”一声打开,映入眼帘的是满满一箱一沓沓钞票,钞票上是一个信封,翁猜打开信封看到写着一行字:干净的钱,这都是你挣的,翁猜,祝你好运。

  “老板!”翁猜看着字,抓起一沓钞票,似哭似笑:“哈哈……老板……我可以自己做老板了……”

  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