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邸一如记忆里的模样。

    只是匾额斑驳,黄铜兽首上生出绿绣,明明陈旧,对他而言,却像是遗失在岁月里的珍宝。

    他走上台阶。

    苏酒没有陪同。

    她看着他推门而入,谢府人去楼空,连老仆都没有了,只余下满府白雪茫茫的萧瑟,敞亮空寂的雪光,照得人眼睛发酸。

    谢容景抬步跨进门槛。

    “哥,我回来了。”

    他低声。

    苏酒揉了揉眼睛。

    恍惚之中,仿佛看见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正朝他的兄长走去。

    ……

    今年的金陵城,落了一场又一场的雪。

    除夕前夜,谢容景在旧院的海棠馆订了雅座,邀请萧廷琛和苏酒除夕时去那边吃年夜饭,吃完正好赏玩旧院风光,秦淮夜色。

    黄昏临出发时,苏酒端坐在妆镜台前,仔细照了照妆容。

    她想为萧渝守孝,以尽绵薄孝心,所以穿着比较素淡的袄裙,只袖口和领口刺绣了嫣红牡丹,添了些过年的喜庆。

    萧廷琛倚在门外,抱着手臂笑她:“老熟人吃个饭,打扮的这样精致干什么?一把年纪了,谢容景看不上你的。”

    苏酒气闷。

    她抄起桃花木梳,重重砸向这个不会说话的狗男人。

    萧廷琛含笑接住,大步走进来,将木梳放回妆奁。

    他牵起苏酒的手,“再不走,风雪就该大了。”

    苏酒随他跨出门槛,一手扶着裙裾,仰头望向他的侧脸。

    她时时保养,因此才能看起来犹如二八年华的少女。

    可是萧廷琛连粉也不涂的,看起来却仍旧俊美昳丽。

    她想着刚刚他说她“一把年纪”,心里面便不大舒服。

    她轻声道:“我总有变老变丑的那天……哥哥不在意吗?”

    “你老了也不会丑,就是哭起来的时候有点丑。所以以后不准再哭。”男人语调随意。

    苏酒听着,心里有点气,又莫名有点甜。

    她抿了抿小嘴,依赖地倚在男人手臂上。

    萧廷琛垂眸看她一眼,心里面多了些计较。

    或许,他不该再继续服食那些带有蛊毒的桃花了。

    他的容貌,得随着她一同老去才行。

    两人乘坐马车抵达旧院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整座旧院灯火辉煌、笑声连绵,海棠馆更是金碧辉煌。

    他们登上四楼雅座,大圆桌已经铺开,角落里甚至还准备了牌桌。

    谢容景大约也刚来不久,正抱着一盏热茶暖身子。

    苏酒好奇:“咱们只有三个人,弄这么大的圆桌干什么?”

    谢容景微笑,“过会儿你就知道了。”

    说着话,雕门外传来叩门声。

    苏酒亲自开了门,背着药箱的中年男人,清逸出尘,含笑挤了进来。

    他摘掉落满细雪的斗笠,“这几日风雪太大,官道很不好走,险些耽搁了除夕时辰。”

    是伍灵脂。

    苏酒诧异挑眉,“你不是在长安当院判吗?”

    伍灵脂接过谢容景递来的热姜汤,“长安物贵,哪里及得上江南待的舒服?我啊,就想在金陵城开一家医馆,治治病救救人,过过轻松的日子。”

    外面又响起了叩门声。

    苏酒打开门,周奉先和墨十三挤了进来。

    墨十三黑着脸埋怨:“我都说马车小、马车小,你非要带那么多东西回来,搞得咱们两个大男人挤坐了一路,真是气死了!”

    周奉先委屈:“我不是想着小酒回了金陵,或许会想念长安的特产,所以带了些回来吗?再说了,你搞的那车轱辘玩意儿也很占地方啊!”

    “什么车轱辘玩意儿,那是我的发明!把两个车轮前后拼接,再以铁链穿插,人坐在上面,可以踩着前行,我叫它自行车!”

    “得了吧,还自行车,我看你长得就像个自行车!”

    这两人一碰面就如同干柴遇见烈火,吵得不可开交。

    可真正叫他们分开,他们又舍不得。

    几十年同窗兄弟,就连吵架都是情意。

    苏酒笑意盈盈。

    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些人居然会从长安回来。

    萧廷琛率先落座,吩咐婢女上菜。

    圆桌上很快摆满了美酒佳肴。

    反正是谢容景请客,萧廷琛尽拣贵的点。

    正觥筹交错时,雅座外又想起了叩门声。

    苏酒走过去开门,斗笠蓑衣立在外面的男人,笑得憨厚:“不认识我了?”

    “阿瞒?!”周奉先失声。

    阿瞒除掉满是落雪的斗笠蓑衣,“听说你们要一起吃年夜饭,我就赶了来。我这些年,一直在金陵书院打杂,就想着你们早晚有一天会回来,总得有人守着我们的书院,守着我们的金陵城。”

    苏酒看着他沧桑的身影,不禁泪目。

    怪不得舍长和花柔柔他们的坟冢周围连杂草都没有,必定是阿瞒在打扫清理。

    侍女添了碗筷。

    时隔十年,同窗再聚。

    热酒氤氲,桌上你一言我一语,仿佛比当年更加热闹。

    子夜悄然而至,新年到来的刹那,整座旧院和秦淮河一片欢腾。

    窗外烟花如斗,接连不断地盛开在漆黑天幕上,照亮了秦淮河,也照亮了大半座金陵城。

    萧廷琛霸道举杯:“敬金陵故人,二十年肝胆相照。”

    苏酒温柔:“敬旧年风雪,敬来年新春。”

    谢容景大笑:“敬岁岁年年,初心依旧!”

    烈酒入喉,辛辣苦涩。

    而圆桌上,赫然还摆着好几副空碗筷,和再无人饮用的美酒。

    窗外传来秦淮歌姬们柔婉缥缈的咏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啊啊啊,我正文还没有写完!!

    正文还有一章

    强推邓丽君的歌曲《但愿人长久》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